记一次吼歌

闺秀

很想写点东西,很想记下来,记下今晚的种种感受,记下和她们在一起经历过的每分每秒,好吧这样说可能有点矫情,但就是不想忘记,不想忘记今晚这么鲜活的吸引人的她们。每次去唱k,怕自己唱的难听,都扭扭捏捏的像个大姑娘不肯张嘴,都毫无例外地驳了大家的兴致,弄得别人尽兴,自己也难受。

今晚很不一样,虽然大家还是竭力劝我唱,我还是竭力拒绝她们,但她们宛如很理解一般,一次拒绝,就不会强迫你第二次,这让我很舒服。在聚会中,每个人都有自己本来性格所对应的该扮演的角色,也许是麦霸,也许是酒鬼,也许是刚刚从情场失意过来寻求安慰的伤心人,也许是压抑很久急需释放的学霸,是灵魂出走的瞌睡可怜虫,是被所有人习惯故意遗忘的小女生。无论什么角色,都是我们,各种各样的我们相撞,拼凑成一出有声有色的大戏。我喜欢她们,想和她们在一起同样吼出属于自己的那首歌,就吼,纯吼,不带任何技巧,只带感情。默不作声地羡慕在场的每个人,她们都有某些我可望而不可及的东西,想学习,却很难学,这是与生具有和后天发展的,并不是随意可学得。我不知她们的深浅,她们也不知我内里的无数闪闪发光有温度的想法,这也是她们可望而不可及的,我独有的。记下这次唱歌,我深受其打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