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4《兵临城下》观后感

整部影片,最吸引我的是那位狙击手——科尼格上校,

战斗力极强,却有着莫名的迷人气质。

他来到斯大林格勒专门捕杀瓦西里时,他不理睬瓦西里“我不是他的对手”、“我的枪法没他好”、“我会被他杀了的”这样的叫喊,当他的上级误认为瓦西里已经死亡,要求他回国时,他却冒险留下来继续完成任务,坚定地发布着“瓦西里是不会死的”、“瓦西里战无不胜”等消息。这是责任感,还是荣誉感使然?还是为自己死去的儿子复仇?我觉得是他的直觉,他相信作为一个狙击手的直觉,遵从自己的准则。因为他说过:他还没有死,你知道这是为什么吗?因为我还没有杀死他。只有真正爱护自己内心世界的人才会做这种选择,这种爱,超出生命本身。

他把沙查吊死在水塔上前说了一句,“我们都是战士。”这句话体现了科尼格的军人操守,这里如此细致的描述恰恰是感动我的地方。因为在战争中杀死对方的士兵是一件无可指责的事情,在他眼里小沙查已经干了士兵该干的事情,自己杀死的不是一个平凡小男孩而是一个小士兵。

最后,当科尼格击毙丹尼洛夫并从自己隐藏的掩体出来那一瞬,瓦西里完全可以一枪爆头,可能是导演不想用这样的方式结束,他希望两个人能有机会面对面的看到对方,满足了观众的需求。于是,但科尼格走进丹尼洛夫尸体时,他突然静止了,因为他听到了侧方风吹起斗篷的声音,那意味着瓦西里在那里,科尼格的身体僵立紧绷,他知道那个人是瓦西里,一个在斯大林格勒狙杀了这么多名德军的狙击手,那个弹无虚发的乌拉尔猎人,所有的挣扎都将是徒劳。于是,科尼格的眼睛告诉我们他放弃了,准备以体面地方式接受死亡,他缓缓吐一口气,站直了原本保持警备状态的身体,静静的摘下帽子,转过身注视着这个年轻而强大的对手,那一刻他想必是对对手充满尊重和感激的,能死在自己的强大对手的枪下或许没有什么遗憾,比起老死病榻来讲,这样的死亡更骄傲和光荣。自己除下了帽子让瓦西里射他的前额更说明了一点:在他眼中,和瓦西里之间确实是一场较量,只是输的人要付出性命做代价而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