顿悟 之得见

张旨纾
以为那是雪国 山间历久无色

当你不知道哪一扇门能通往意义

便去问杯沿残水是为何

当月色捻成发中一根线

你也问窗上刮痕是为何

当月季蜷缩为狞厉

再问凝滞空气是为何

并没有,高山席卷

也没有,江水流连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