莫到忏悔时

喜欢你h玖月

落叶随风飘扬,旋转而下,脱离大树的庇佑,在空中独自跳起绚烂的舞姿。龚自珍曾说:“落红不是无情物,化作春泥更护花。”是啊,终有一天,落叶也会像红花一样,也会回到大树母亲的怀抱中,腐朽为泥,回报大树母亲的恩情。
人们常说:“父爱如山,母爱如水;山水交融,才是孩子最佳的生活状态。” 荷花娇艳明媚,抵不住风雨的侵袭,但有荷叶弯腰呵护;正直青春年华的我们,经受的困难,都有父母的陪伴与呵护。
父母为了我们,放弃他们曾经想要去追求的梦想,取而代之的是满脸皱纹;我们沐浴着父母的恩泽,在他们怀里慢慢长大,但他们却在慢慢变老。
记忆中的那个冬月,我发着烧躺在床上,烧得迷迷糊糊的我隔着床帘也能感受到母亲的焦急与担忧。我看着窗外毫无预兆的飘起了雪花,那雪花就像母亲头上的银丝,密密麻麻的。母亲不断换毛巾给我敷额头,只是未曾见效,母亲愈发的担心,心的那根弦也绷得更紧了,便迅速为我穿上衣服,背着我去医院;去医院的路很长,家乡的小路也很烂,经过雪花的“点缀”,小路变得更加泥泞,让人难以下脚 。
母亲背着我走了很久,汗珠汇聚在一起,如流水那般从脸上滑下,一股、两股。母亲很累,衣服被汗水浸湿,但她却不愿意把我放下来,只怕我摔着;直到到了医院,母亲才把我放下,她跟在医生背后,紧张的看着医生为我做检查、输液,当我退烧的那一刻,我看着她长长的松了一口气,脸上才浮出了笑意。外面的雪如鹅毛纷纷扬扬的飘下,只是我感受不到雪的寒意,只有母爱带来的温暖。我的眼底饱含热泪,瞬时,那热泪便抑制不住的从脸上滑下;我趴在母亲怀里,并且傻傻的问她为什么对我这么好?母亲低头轻说:“傻孩子,你便是我的全部,你若不好,我有什么盼头呢。”看似简单的话,却包涵着她深深的爱意;就如“你若安好,便是明天”那般美好。
在父母心里,我们就是他们的全部;可是在我们心里,并不只有父母,还有自己喜欢的朋友。我的父母总喜欢把我和同龄人相比较,嫌弃我不够优秀,未达到他们对我的要求,有时候,我也会抱怨他们;但是转念一想,“望子成龙,望女成凤”大概是每个父母的心愿,我也就没有那么多怨气,父母都只是希望我们在以后没有他们陪伴的日子里,我们也能过得轻松愉快罢了。
雨露携着爱的芬芳撒向人间,我们在雨露中沐浴,吸收着雨露的精华;但也不要忘记回馈父母的恩情,以感恩之心,将爱洒向父母,洒向世界。
曾几何时,我们从儿时的牙牙学语到“能说会道”的小大人时,是否还记得父母时刻陪伴在我们左右?为人子女,饮水要思源;时间在前进,我们在成长,父母的容颜渐老;莫到忏悔时,未能报答父母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