尘世修行

久久

我上大学的时候学生会长信佛,总带着一本佛经在男生宿舍里乱窜,二十刚出头就动了出家的念头,因为我们寝室里有他的老乡,一来二去,和我们都变得熟络起来。
时间久了,他就开始向我们宣扬佛法,还要给我们批发佛经,要我们别喝酒别找女朋友。
我们大概都没有慧根,他不让我们干的,我们全做了。
有一次室友在寝室看A片,被他看见,他掏出手机站在室友旁边放了一首大悲咒,单曲循环到室友合上电脑,认错求饶。
然后他给室友又念了一段《四种清净明诲》
要劝室友断了淫欲。
有一阵子他时常来,好像真有把我们毕业后都送到寺庙里的打算。
直到我们在他随身带着的那本《般若波罗蜜多心经》里发现一只死蚊子。
也许是他不小心合书的时候夹到的,又有可能这本心经在印刷的时候,蚊子就倒霉的被绞进了印刷机里。
和尚在夏天被蚊子叮,会用手拍蚊子吗?即使和尚可以忍住不打蚊子,你可以吗?反正你念经的书里有只压的扁扁的死蚊子,这是事实,偏不在我们这些吃肉喝酒谈恋爱还看A片的人的书里。
原来只是个玩笑
但这个问题好像难住了他,之后也就来的没那么勤快了。
我们那时真是冥顽不灵。
毕业后,我姐朋友的父亲得了癌症,姐姐开始担心父母的身体,想去寺庙拜佛,我就陪她去了天宁寺。
又遇见了他。
他把我带到墙边倚着,我问他现在在干什么。他说他现在是优婆塞,也就是居士,传说中的带发修行。
我看了一眼他左手捻着的佛珠和他的板寸明白了。
他问我刚刚你给菩萨磕头的时候心里在想什么?
我说,我什么也没想,脑袋空空。
我确实什么也没想。
他又问我既然你什么都不求,为什么来寺庙?
这回他难到我了。
我来干嘛呢?
我想到以前看过的一些道理
想了想,就对他说
我听说过去云游的和尚坐禅,不论何处只要心里有佛就不计较是在枯树旁还是废井边,战乱的时候也有很多和尚忙着逃难荒废了修禅,都觉得离了寺庙此处就没有了佛,佛既然听不见,念经似乎也没有必要了,只有极少数的高僧坚持早课,于是就有了“天知,地知,你知,我知,何谓无人知”,所以心里有美好的愿望不妨多在心里念叨,只要是真诚的总会有人知道,因为相由心生,你有颗美好的心,脸上自然平和喜悦,别人怎么会看不出来,至于佛到底是什么,是画像,泥塑还是金身,或许对大多数人来说还只是个模糊的概念,即便真有也不是为了达成普天之下无止无休的诉求而生,他只是为了要告诉芸芸众生怎样才能心安理得的在人世间行走,是不是这样呢
所以我来和不来并没有什么不同,不是对也不是错
我大概算是诡辩了
但是他点了点头,笑了笑,捻起了佛珠。
他欲言又止的模样
总让我觉得高深莫测
前阵子,我突然收到他的信息,说他要结婚了,短信的末尾写上,皆在尘世上修行。
虽然大概是群发
不过可不是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