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像我出门就能在家楼下看见的邻家男孩,但又觉得高不可攀,有点虚幻,有点真实。这种触手可及又相隔千里的感觉奇妙的很。他是宇宙派发给这个星球上女孩们的礼物,真实,鲜活,不深不浅,不远不近。我可以把最平实的幻想和最不现实的幻想都安置在他身上。每个人都可以和他擦肩而过,却没有人能抓得住他,也不能肖想他为我停留片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