莎莉和他

往之

莎莉结束采访后,径直走向他,同他一齐走进车里。
这些天,莎莉疲惫得紧,不说一句话,与他并坐在后排。走吧,司机会意便启动了车。沙粒只是靠在他肩上,不一会儿便睡着了。他也不愿搅扰她,只握住她的手,呆呆看着莎莉。
莎莉微蹙眉头,前额一小缕头发挡住了眼睛,使他想起第一次见莎莉时她还是个羞怯的小姑娘,透过清爽的刘海依稀能看见眉毛。而今她已成切实的美人,到底平添了一分韵味。
窗外大楼灯光自顾自亮着,一弯浅浅的月亮被一片灰色的云掩住了一些,有些戚戚。在车里他只听得莎莉轻轻的呼吸声。今天的车不很多,偏偏红灯作祟,车只得缓缓停下。他看见前方的黑车尾灯寂寂地亮着,有些刺眼,心想与夜色实不相称。莎莉缓缓醒来,他听见她轻轻笑了,转头发现她正看着自己,前额的头发仍散在眼前,他伸手为她拨开。
你的鼻子像月亮,莎莉说道。
他像往常一样望着莎莉笑了,亦不言语,只觉得月色仿佛更好些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