空落

从上周开始,客户就一直在公司立会,每天不是看现场就是开会,总之需要我一直开口说话。加之周六远足时他们也一起去了,当天还得负责他们的出行饮食及口译,到今天上午送走他们,我的声音已经嘶哑了好几天。送走客户,终于轻松了一些,但同时一直吊着的那口气也就断了,突然深感无限疲惫。

近几日加班多,回家晚,尹先生更晚,不是入睡晚就是睡着后被晚归的尹先生吵醒,然后断断续续不得深眠。加上身边的小女不时翻滚踢被,又惦记着给她盖被子,睡眠就更浅了。即便如此,早间也会自然在6点半醒来,想了好几次去跑步,总会因为各种理由后来放弃。索性我也不勉强了,就起床读书吧。萨提亚的家庭治疗模式,读来不自觉就代号入座了,每读到一句都感觉说的就是我,频频点头,又不自觉的和自己对照,检视自我的言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