愿望总是掉进那个很深很深的井里,还能听见咚的一声

我觉得好像又变回那个越来越不爱说话的我,他们都不喜欢,可我就觉得没力气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