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ov 8

翻了下之前讲网戒中心的文章,总结下来有这几点:森严的等级制、互相检举揭发、横跨全国的抓人、服用激素药物、电击。最让我印象深刻的是,电的时候必须得有人按住手,不然手会被电到弯曲变形。好几篇文章都提到电击之后能闻到烧焦的糊味。所有文章都提到,里面的大多数人都不是所谓网瘾。

这篇文章里写了更多细节:

一,网戒中心电过孕妇,之后几个家长把人强制做了人流。

二,关于杨永信好色的那段挺模糊的。联想到杨永信在医院里的权力,真的是很可怕。

三,本质上,网戒中心就是个私人监狱。

虽然柴静在2009年就做了采访,但是杨永信真正在网络上广为人知是在2016年。从2016年开始到现在,两年的时间,少说也得有上亿的关注了吧。

官方的说法是网戒中心关停了,但很多人说只是改了名字,仍在继续经营。几周前还有人在临沂四院楼下听到楼上的惨叫声,录了视频。之后,医院工作人员在接受采访时说,杨永信还在负责精神卫生方面的工作。

有次别人和我说,光看目前现状,中国人就是劣等民族。我反驳说民族有什么优劣,只不过是发展程度的问题。现在我能理解他的想法了。这本来就不是什么严谨推导出来的结论,只是看了这么多事情之后的无力、绝望,和愤怒,只是没法想明白为什么这么多人无动于衷,为什么这样的人还能逍遥法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