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月的萧邦 2018

总在冰冷的十一月想起写一些文字去纪念这过去的一年,就好像时间从来没有来过,也好像无时不刻在提醒着自己年长着一岁,无所谓的青春就好像被静悄悄的挥霍,不留痕迹,只是看起来会让人觉得苍老几分,收获着工作上的经验和薪水而已。想不通的这世道,理不顺的这困境,看不尽的这风景,学不完的这知识,让人觉察不到用年纪换来的种种物质,最后消失在空气中,冰冷不堪。画面总是立体的,却刻画不出路人甲嘴角的笑容,也描不出我此时心情的空白。无病呻吟般在垂头丧气,也试过兴致盎然般疯癫,被人嘲讽着要成熟一些,试着沉稳一些。

也被人追问着是否婚娶,却也只是一笑而过。近而立之年却孑然一身着实会令人觉着此人莫非性取向有问题,要么就是自己丑还嫌弃别人丑。可惜天生慢热,也可惜对感情迟钝,也可惜情商不够高,也可惜不会使套路,哄得姑娘死心塌地,又或者缘分未至。或许在那深夜的晚上,抱着一大束炫目的玫瑰花,单膝跪地算不算浪漫,会不会让某些花痴小姑娘感动的一塌糊涂。老实人终究是老实人,总是不喜欢太过高调的项目,惹得众人的艳羡的目光,在一阵热烈的掌声中,抱得美人归。看起来喜感十足的结局,就好像王子和公主住进了他们金碧辉煌的宫殿。最后却被柴米油盐磨灭了脾气,被带孩子喂奶换尿布勾起了怒火。这世上,我相信,这世上有一部分人是不适合婚姻的。他们像巨婴般要吸取别人给与的氧气,走不动道的双脚和不想麻烦的双手,照顾自己已经够费劲,何必再给自己找个麻烦呢。爱情,究竟存不存在呢?我想,人有人的想法,鬼也有鬼的想法吧。怕只怕只是在贪恋肉体的快感和肢体纠缠的激情。那么,该给自己打个几分呢。零分?零分算不算多,要不给个负值吧,能做一下修饰吗,积分后能否用阿基米德原理解释一下为什么给我一个支点,为何你没有翘起整个地球?

或者叹息一声只剩隐身而退,小鲜肉的时代被脑残粉霸占,不知所云的rap和电音被糟蹋,却在拼命展现自己的实力。昙花一现一定是事实,可惜你拿不出一首像样的代表作广为传颂却被捧为歌神,涂抹着厚厚的粉底和夸张的眼影,顺便也要把眉毛勾勒更像美人,头发一定要染成金黄色,嘟起嘴唇卖个萌,或者能虏获一般众人心思。却也恶心了这一般老人,瘦瘦弱弱却成了我们男人最后影像,君不见欧美男人,粗壮的胳膊和大腿。我们如同小鸡般站在他们面前,弱不禁风,难道还要这群温柔美男子帮我们扳回一局。老了就是老了,价值观和审美都要与时俱进。或许,错的只是这个时代,注定娱乐至上的年代,活着也算万幸,不妨打开新闻联播好好看看领导人的繁忙和民众的安居乐业来的更好,幸福感满满,我亲爱的祖国母亲,愿你每天二十四小时给我放新闻联播,我也会不离不弃。

那也没办法,麻醉了太久,人会不适应这个社会,你总不会想自己会沦落到某个田地,你又算老几,比你厉害的人总是隐藏在人群里,他们不言不语,只是关键时刻在展现魅力万丈。我总是会想起正态分布这个名词,其实万物都在遵循这个规则对吗,比如大多数人都是善良的,比如大多数人都是平庸的,也比如大多数人都是贫穷的。我们活在曲线里面最中央那段,苦苦挣扎的想跑到食物链的顶端。有人爬上去了,不择手段。有人在半路上被上帝召唤回去,也有人爬了半辈子还是原地踏步。也有人野心十足,爬到顶峰,最后赢了,命没了。终究还是弱肉强食的年代,哪有人会仁慈的,争夺资源永远是人类孜孜不倦的社会行为。好的教育资源、好的配偶资源、好的商业资源。人不为己天诛地灭。只是何时已经到了疯狂的时代,再也没有了底线,也再没有了羞耻感,底裤也可以脱掉,露出丑陋的大腚,恶心的腿毛,招摇过街。

或许我也只是没出息的阿斗,野心算得了什么呢,哪有快活的生活来的好。一同事一口气买两套房,还买商铺。给与自己太多欲望,有欲望是件好事,欲望过度却容易引火烧身。我只是想把我想要的东西一样一样拿到,我不会太贪心。只是我自己赋予自己的使命我要自己亲自去完成。虽然已经是个可耻的啃老族,但是我还是想自己努力去完成想要做的事吧。写完这些,我的脚好像冻的有些冰冷。坐在电脑面前,一字一字敲出来,外面似乎听到雨声,接下来都会是低温和雨水陪伴的日子,似乎,似乎不好过。我喜欢冬天的阳光灿烂和夏天的乌云密布。我也努力珍惜自己所拥有的。十一月的萧邦,冰冷中寻找生活的希望。二零一八年十一月九日晚上九点半记于保利清能西海岸南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