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色

我看见天花板向我靠近,直到与我仰着的鼻尖相邻,墙灰的味道,我的味道。

看不见,不留心,我都做不到。

我可以无声无息的穿行,孤单不说话,它也不跟我聊天,我的牵挂不在这,他们不是我的生活,白色不是透明,我是透明。

这周的工作取消了,少了六个小时的久坐,就多了二十四小时的呆滞,我在想该攒够多少钱才可以离开这,还有一本日历的厚度,我要吞咽,连晾晒衣服都吃力的过活,我不争,妥协需要道歉,而我是被拒的,义正言辞的,我又哪儿错了?

我想老爸了,他很温柔,他说我女儿只要开心就好,你只是还小不懂得处理才处处躲着,我真的不会处理,哈哈哈好不开心呀,我会顺利毕业的吧,这是所有的渴求了

谢谢,阿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