桔梗

宋青禾

“从前从前,有个人爱你很久…”

我记得,这是我于蝉鸣盛夏初见桔梗时唱的歌。

天桥上行人如织,我抱着吉他,扫弦奏曲,近乎呢喃的声音被话筒放大。

可我只想它们通通跑进桔梗的耳里,震颤的鼓膜最好,最好能波及到心。

她朝我做了个口型,此时无声胜有声。遗憾的是我忘了怎么笑,用尽气力调动面部肌肉,堪堪勾起唇角。甚至飘了几个音。

桔梗却笑得开怀,凉月如眉,欢声四逸。我心里的那一点局促难堪,即刻冲散。

我喜欢桔梗。

喜欢她弯起的眼和可爱的虎牙,喜欢她的碎花长裙随风瑟动,喜欢她行过的地方都会残存的桔梗花香…

我喜欢她太多,太多了。

-

我畏寒,总是追逐着暖阳流浪。可不知不觉间我在这小城里逗留到了暮秋。

我想,是因为桔梗吧。拢了拢毛呢外套,与身旁的她缩了些距离,顿时觉得冷透了的半边身一下子温热。

桔梗偏过头,对我眨了眨眼,想听听我的过去。

并不是光鲜亮丽的旧日子,但我的语气却是雀跃的。我有遇见过很合眼缘话投机的人,但他们从未试图了解我的过去。

桔梗是第一个,也一定是最后一个。

我说了以前浪迹天涯四海为家的经历,她听完之后眸中盛满了羡慕和向往。

她说我像蒲公英一样,自由洒脱,不为生活奔波,全为自己而活。

我看着她,静静地,兀自想。现在这颗蒲公英好像找到了归宿,她准备扎根在桔梗田里。

深秋的夕阳,烂漫璀璨,一点没有悲伤的气息。霞光迎着桔梗的脸,镀着一层温暖缱绻的辉。

我暗自又挪了挪位置。

可我似乎…离得太近了。不然她脸上怎么会有转瞬即逝的惊讶和防备。

我私自给她的表情找了一个合理的解释,没有深究。

-

街上飘起小雪,棉絮一样的。

我往手心哈了口热气,怀着期待往桔梗的花店走去。

我给桔梗织了一条围巾,驼色的,衬她。

桔梗在照料花草,暖气开得很足,进门像置身春野一样。

她小心翼翼地接过围巾,一圈一圈绕在脖子上,裹得严严实实的。半个下巴被埋在软绒绒的围巾里,笑着问我好不好看。

她知道我的回答是肯定的,转过身对着镜子照着。

镜子折射出的一切,包括我们,分外和谐养眼。我忍不住伸手,揉揉她齐耳的发。

桔梗怔住了会儿,似乎不太喜欢与人肢体接触,往旁撤了一步,避开我的动作。

应该是性格问题,我是知道的对吧。

我试图给她找一个理由,无意瞥见她中指上的戒指,挪不开眼。

桔梗注意到我的视线灼灼锁定在她的手上,终是稍有紧张地开口道:“我要结婚了。”

我下意识的咬咬唇,故作无所谓的样子,但我知道我一定笑得很难看。

“那祝你们…长长久久,百年好合。”
“谢谢你。”

她松了口气,拥住我,紧紧地。

-

时间过得太快了。

我接到请帖,踌躇半日还是没去。

这一年的最后一天,我站在原来的地方,那座天桥,琴音倾泻。

“不愿放手,让命运去蹉跎。宁愿接受,有时人会爱错…”

一个小女孩出现在桥头,匆匆朝我奔来,通红的手捧着一束桔梗花,放在我的琴箱上。

我险些控制不住自己,声音都发颤。

“…至少我拥有一刻,拥抱着你的是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