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也说不清干冷与湿冷究竟哪个更不好受,可如果给我什么诱人条件哄我在南京过四年冬天,那我绝不答应,可学校就有这个本事。这里冬天实在不好受。

上周连续下了三四天的雨我已经抱怨不休了,我像个中年妇女一边在宿舍来回踱步一边望着窗子外叹气。天气糟,心情糟,人也是神奇动物,管他老天爷是晴是阴我自潇洒多好,非要跟着伤心,划不来。

十月我第一次抽了烟,或许不那么光彩,但说起来却又让我开心。抽烟对我而言是底线也不是底线,人越往后长大越明白该坚守什么,比如道德,自我,抽烟并不能破坏什么,如果非要列举一二,可能传出去会坏了名声。一个乖乖女的名声。但可能我并没有这种东西,光脚不怕穿鞋的,不能乖一辈子,乖二十年已经足够。

用嘴做的事情总让人上瘾,吃饭喝酒,接吻和抽烟。我喜欢蜜桃味,从沐浴露到卸甲水,直到最后捏破两颗爆珠,甜丝丝的桃子气味冲进口腔喉咙。

第一次抽烟是不太顺利的,我怕呛着只敢微小吸几口,结果一根烟中途灭了三次,够囧的。不会过肺没含多长时间便吐出去,白色的烟消失在牙尖,牙齿乱长,送进来的风带着舌头冰冰凉凉,等到快接近过滤嘴时就不那么好受了,香精味被消耗完,烟头冒出的烟能直接抵达鼻孔,熏得人眼睛红红想掉眼泪。还有人说第一次抽烟会有轻微一氧化碳中毒,我想或许是真的,因为我感到头昏昏沉沉,我吞吐烟雾,呼出带着桃子香味的幻想,直到觉得嘴里太苦才掐灭了烟,喝了几口椰奶吹了半小时风,等烟味真散了才回宿舍。谁不虚伪,即便我口口声声说不在乎别人看法,但还不忘进门前三番五次对自己毛衣审查以免暴露些什么。做人难。

后来没再抽,这都归功于冬天,谁也不想像个傻子站在十度的冷风里抽烟,等我真有兴趣了打开盒子才发现烟丝被这里空气都沾上潮意,所以干脆抽了根出来,捏破了爆珠放在鼻尖下嗅几口以解心头之痒。

其实没有痒没有瘾,说着玩罢了。

就像我之前说,我在平淡度过了中二期,青春叛逆期,失恋期,高考焦虑期,课设烦躁期每一个该靠抽烟缓解靠抽烟装模作样的年龄后,在我即将二十二岁南京的最后一个冬天夜里点了支烟,幸运的,人间好滋味都尝过了。

我想起自己第一次进酒吧,坐在半明半暗的灯光里,我什么也不懂,知道的都是些浅显知识,诸如龙舌兰一类名字能念两三个,酒保说,不如试试百利甜酒,那是混着奶油和香草气味的酒,我看摇摇欲坠的玻璃灯罩在紫色灯光里晃悠,那是我来这里第一个冬天,成年的第一年,我有点醉了像浮在云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