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需对白

干煸马鲛鱼

秋的流逝是火,

星星火焰,

红黄与萧瑟,

从山的一侧,

往另一测,晕开。

春的微风是手,

轻轻抚摸,

青绿与生机,

从水的一边,

往另一边,醒来。

这一切,无需对白,

你我能看见,

那春去春又来,

花谢也又开。

我张开双臂,迎着风,

漂浮在那风里,

我看见伊人,

泪梨花白。

我看见云海,

入我胸怀。

于2018.11.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