眼看他起朱楼。眼看他宴宾客。眼看他楼塌了

晓慧

不管愿不愿意,我们都被抛进时代快速发展的旋涡里了,而且未来的加速度还会越来越大,我们现在处的,不怕文艺的说法,既是最好的时代,也是最坏的时代。

或许在不远的将来,会有一大批所谓工作稳定、旱涝保收的人在困惑,为什么人家的收入在指数级增长,我的收入却连维持基本的线性增长都困难?

虽然互联网的想象空间很大,但我觉得还是有很多人低估了互联网对自己生活和职业的冲击。

“眼看他起朱楼,眼看他宴宾客,眼看他楼塌了。”

今后,这种场景我们会习以为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