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恒久远》与《老人与哈哈》

如果有来生,

我愿守在雪山之巅。

做雄鹰的孩子,遨游天际。

做天空的孩子,俯瞰尘世。

做山巅的孩子,仰望繁星。

风来,吹走云

雨来,带走雾

光来,普照着大地。

而我,

于山巅,于旷野,

上不傲星光璀璨,

下无惧前路漫漫,

立于万物之间,

趁着台风还没有走,早早回宿舍今晚终于得空整理一下思绪,码几个字。感慨一下前些天看完的《老人与海》。记得以前真的对这本书表示过遗憾,当时实在无法理解这个毫无宕跌情节的故事,只是充满了一个老人絮絮叨叨的自我对话。一个短短的中篇,竟然也能读到一半弃书。前几天睡觉前看一点竟然很快就看完了。

可能跟年龄有关系?这次真心觉得老人那絮絮叨叨的自我对白已经不再空洞,反而是老人的一种自我救赎的方式,是将老人的坚强与孤独、挣扎与困乏、绝望与怜悯完美融合的最好表达。

全书没有讲过一句老人对大海有多热爱,但却写他为了保护大鱼与鲨鱼奋战,甚至血肉模糊,他在甲板上为大鱼祷告,他靠着桅杆后悔自己不该出海这么远,他说自己破坏了这片海,他听风就知道未来的天气,他看海浪知道一日的时间,他称大海为女神,他爱大海。

我想这本书给我触动最大的并不是英雄主义和战斗精神,而是在这坚强之外的人文精神。老人把自己捕到的大马哈鱼叫做朋友,看到鲨鱼撕开它的肚子老人心疼到愤怒,是老人对一切生命的爱。男孩无时无刻不在关心着老人,即使全世界都不相信他了,男孩依旧在老人出海的那个早晨陪他做完一切准备工作,给他准备早餐与他讨论球赛,在他归来的那个早晨静静坐在旁边等待疲惫的他醒来,咖啡热了凉,凉了热,止不住的眼泪是男孩对老人的爱。

我实在没办法把老人仅仅当做一个故事的主人公,看到他拖着疲惫的身体回到小港里,三天没有睡觉,遍体鳞伤,而躺在海里的只是一副大鱼的骨架,步履蹒跚、跌跌撞撞的回到自己的小棚屋,脑补的画面太绝望。

所以,一句题外话,世界这么和平,希望所有老人都能安享晚年,不必奔波,不必操劳,拥有平和的心态,在老去的过程中战胜孤独,接纳孤独,每天都能看到不一样的太阳。

So should we. [微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