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恋旧我想到的

樗墨

理性一点说,也许看着难以割舍只是受其关联事物的影响。我在读句子听到音乐看到景象时会有联想一个人的需要,此时潜意识浮现出的人的恰好是你。这不是必然结果而是在没有理性审查情况下推出向来如此的第一人选。这难以避免,如同看完影视作品看原著时脑海中浮现的永远是被拍出来的样子,甚至难以打消。因为你的出现,一些美好的描述被赋予意义,同时你又垄断成了它们的唯一表现实体。惯性使人难以在没受外因下改变这种联想对象。
也许人类恋旧的根源是强大的回忆能力,而触发回忆的根源是愚蠢的联想能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