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乎

明天是七夕节,公司里大多数人都在准备明天这个美好的日子。老梁特意给大家放一天假,其实老梁也是想可以和自己老婆过一个二人世界,这不顺手扔了一把车钥匙给我,就打算急着回家。
我拿着车钥匙懵圈的问他:“这啥呀,你给我钥匙干嘛?”
“今天小刘不是回来吗?你不得去接她。”
“我接她?你又不是不知道,我刚跟她吵完架。这档子事儿还没结束呢,你就让我去接她。”
“那怎么个意思啊?她正好赶上个半夜凌晨12点的飞机。你总不能让我找个姑娘半夜去接另一个姑娘吧?那怎么着,要不你乐意我找个男的去接她?”
“别别别,这大半夜又是七夕节的,哪能让个男的去接她呀?”
“你还知道啊,还知道这点事啊,那你还问问问,问什么问!”
“不是,那你说我要去接她路上再吵架怎么办?”
“使劲儿吵啊,你要是能把她给吵哭了,你俩就和好了。”
“我。。。。”
“行了行了,你俩那点芝麻大的事,我还没数嘛,别耽误了时间啊。”
半夜十二点,按理说,现在已经到了七夕节了。
大半夜的也就机场还这么热闹了,慢慢的瞅见了刘晴拖着行李箱慢慢的往外面挪,想着下去帮她搬箱子,又实在折不开面子,只好随手按了几下喇叭,示意让她过来,她也正好一眼瞅见了,就往这边笑嘻嘻的跑了过来,敲我的车窗。
“师傅,你把后面后备。。。。”
话还没说完,我把车窗摇了下来。
刘晴的笑顿时僵在了脸上,紧接着迅速的的把笑容收了回去。
“大姐,咱能别逮着谁就叫师傅吗?我一个20来岁的劳动青年,让你这一声师傅叫的瞬间变成了半截子入土的人力车夫。”
刘晴瞥了我一眼,也没给我个好脸色:“弟弟,把后备箱打开。把箱子给我放进去。”
“嘿,你这不感谢我就算了,拿我当门童使呢。前段日子搬水桶的时候,怎么没见你找我帮忙呢?”
“我找你干嘛?我找你你不干,我找你干嘛?费那劲儿干嘛?你麻利点行不行!下来!”
这一嗓子听的我赶忙的下了车搬箱子,边搬我还边嘟囔:“你不找我怎么知道我不帮你,那你找我,我肯定帮你搬啊。”结果话没说完,人家早上车坐稳当的了。
“您去哪啊,客人?”
“废话,回家啊,还能上哪去,大半夜你还要把我给拐了啊。”
这一梭子听的我真是脾气炸:“不是,你能不能跟我说话客气点,我今天好歹也是来接你行吗?”
“别整的就跟我想坐你车一样行吗,多大脸面啊,那指不定坐你车还有生命危险呢。”
“你说话能不能。。我真是。。。咱俩现在一辆车!我要真一脚油下去把你送走了,我也跟着祭天了,懂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