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岛吧

挺久没有写过东西了,记得印象中上一次提笔还是在写西雅图的日料餐厅。

原来写字偏爱王家卫的风格,每时每刻都算的很清,买一盒凤梨罐头要精确到二零一八年九月十四日傍晚七点过两分。

后来应该是酒喝多了喝坏了脑子,写不出来这么文艺的句子了。硬逼着自己写的话,总觉得像打雷天站在雨里头,不讲究。

我挺喜欢看海的,人总是对藏有秘密的东西充满了新鲜感。黄土高坡上长大的孩子觉得风刮来的浪里会不会带着宝藏,这个浪里没有,就等下一个,反正海里的浪一个接一个也不会停。

这海,看不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