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八篇

那是一个无聊的下午,天暗暗的,也快下班了,她百无聊赖地在办公室准备下班。发现有人在玻璃门外探头探脑,感觉很烦,因为办公室在一楼大厅,被人当作传达室门店是常事。

门悄悄被推开,倒是找人的,也没找错,可找的人并不在。她于是转身去柜子里拿包包准备下班,回头吓一跳,那个找人的拿着一杯咖啡放在同事的桌上,于是她说,同事并不在,是远行了。于是这才看清楚是一个年轻人,于是聊起来,原来是同行来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