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光.

TIME.

00.

「你的模样惊艳了时光,却温柔不了岁月」

01.

「时光,你今天要去找你小男友?」朋友看著你雀跃的样子揶揄的问道。

你羞涩的笑了笑「嗯,我今天跟他一起回去」

「那我先走啦,拜」朋友背起书包走出了课室,随著脚步声渐渐微弱,空寂的课室只剩下你一人。

02.

你走到了他的课室门口,慌忙的拿起随身携带的小镜子端详著,把耳边的碎发挽到耳后,拨弄了一下稍微凌乱的刘海,确认自己已经是最佳状态后你挂上明媚的笑容推开了课室门

「啪嗒」

物件摔落的声音在静逸逼仄的空间里异常清晰。

镜子从手中无力的脱落狠狠地摔向了地面,支离破碎的玻璃散落在各处,像你的心一样,你不可置信的逃离了现场。

03.

正亲热著的男女被这突然而至的响声所惊,回过头看向门口却只看见镜子的残骸静静的躺在地上,金泰亨看著那块熟悉的镜子,烦躁的推开了身上的 人,把衬衫上刚才所造成的皱折顺平,女人被推开后也不恼,她拿出香烟熟练的点上,迷离的眼神隔著缭绕著的烟雾显得妖娆妩媚,她嗤笑一声「呵 ,想不到你居然还未跟她分手」

金泰亨伸手从裤袋掏出烟点上,他看著烟头跳跃著的零星火光不语,为什么不跟你分手? 这个问题他也不知道该怎样回答,他当初会和你在一起纯粹是因为他还没尝过温柔乖乖女的味道,相比起他其它女人,你是最普通朴素的,没有出众的容貌, 没有姣好的身材,可就是意外的让他沈醉其中,那是一种岁月静好的安心感,宁静温柔,淡漠如水,不过让你撞见了也好,省的还要去跟你掰理由分手 。

可心头越发不安失落的感觉却让他无法忽视。

女人挑眉,显露出一种说不出的媚态「听从自己内心的安排吧,错过了可就永远也追不回来了」

金泰亨死死盯著碎片发呆,挣扎过后他猛地把烟按上桌面掐灭跑出了课室「shit」

女人看著他的背影感叹道「想不到他也有这样狼狈的一天,我倒是对那个叫时光的女孩蛮感兴趣」

04.

你漫无目的的走在大街上,脸上的泪痕早已干凅,你万万没想到交往两年的男朋友会被你撞见在他课室里和其他女生接吻,对啊,你早该有自知之明 的,你没脸没身材,凭什么可以跟那么耀眼的他在一起呢?

「时光!」

你怔住,熟悉的身影在身后响起,你咬住唇强忍著快要再次夺框而出的泪水,努力把低声的呜咽压在喉中不然他听见。

金泰亨气喘呼呼的上前拉住你的手,他的语气是前所未有的慌张「你听我解释」

你死死咬住唇,铁锈般苦涩的血腥味在口中蔓延,你平淡的开口「不用解释了,是我的错,我不应该妄想的,以前那段美好的回忆句当作是我在做梦 吧,现在梦醒了,我也不会再执著于此。」

金泰亨真的慌了,他从未见过你这个样子,毫无波澜,毫无起伏跌宕,甚至没有感情,就好像是在叙说一个与你无关的故事那般,他知道如果再不挽留一切都 无法补救「不是的,你听我说!」

你挣扎著摆脱掉他的桎梏,转身对他展开一抹疏离的微笑「不用解释,你没有错」

金泰亨重新拉住你的手腕,眼神晦暗不明,深沈嗜血的怒意和后悔在样子翻腾,几乎快要破土而出,他低沈沙哑的嗓音此时卑微无比「求你,不要走,我知道错 了」

你低垂著杏眸,眼中闪过一丝不忍,但随即立马回复原本的决绝「你就当作是我累了吧,你要知道,当一件物品从高处坠落摔成碎片,即使用再 好的强力胶粘上还是会有无法掩饰的裂痕,一件事做了就注定无法挽回」

金泰亨自嘲一笑,他放开了你,像是喝醉了的老汉般,跌跌撞撞的转身走远,他人生中第一次那么狼狈不堪,第一次意识到心痛到窒息的感觉到底是多么的 痛苦,眼角泛起潮红,他终究还是错过了你,终究还是为自己多年恶劣的行径付出了代价。

05.

说你是玻璃心也罢,说你矫情也罢,但你在撞破这种事后真的无法再假装不在意的和他继续在一起,对于金泰亨那些风流的情史你当然知道,对于金泰亨和你 在一起的动机你有何曾不知道,只是一直以来被甜蜜说麻醉,一直自欺欺人罢了。

你和他的缘分到此结束。

永远不会再有交集。

06.

我跨越宇宙的鸿沟,翻越季节的山峦,踏过苍翠的滩涂遇见你,温声呢喃的爱意在流动如烟的暮霭、如纱似雾的月光中弥散。

  你就像月光的精灵,在远离尘世的淡泊中,独守江畔一方瘠土,筛风弄月,潇洒倜傥,清冷孤傲的冷光晕染著你的眉眼,轻盈的步伐从我的孤岛路过, 你也是我心头的一支淬毒的蔷薇,扎根深入骨髓,枝桠肆意蔓延,藤蔓缠绕住我的心房,娇艳妖治的花瓣麻醉了我的神经,痛入心扉却剥离不开。

  亲爱的,你是我的塞壬。

07.

记得在时光的暮年之时,我曾问她「这场赌注从一开始就注定会输,你为什么还要拼死一搏呢?」

那时她已被岁月磨平了尖锐的菱角,嫁给了一位温柔体贴的男人,儿孙满堂,日子过得安逸平淡却依旧活得随性洒脱。

她坐在摇椅上拿著葵扇悠悠的扇著,早已风华不再的脸上平铺皱纹,她轻笑「因为我爱他,飞蛾扑火的结局是引火自焚这道理谁都懂,但就算 要经历剔骨削肉的痛,我也依旧爱他,仅此而已。」

她淡泊静雅的笑容让我也跟著释然一笑,微风轻拂,我恍惚从她的笑容里看见了年少时那个张扬的她,无惧无畏敢爱敢恨,却又脆弱易碎。

08.

人的一生会遇见两个人

一个惊艳了时光

一个温柔了岁月

只不过金泰亨是前一人罢了。

-〈时光·完〉-

薄禾/郇野·执笔
微虐狗血玛丽苏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