和胡渣先森的二三事

在说胡渣先森之前,要先提我妈这出,没有她这出,我也不会认识胡渣先森。

我妈很逗。因为在超市上班,一群员工几乎是独生女,也全都因为27-28岁没有对象而发愁,我妈回到家就看着我,边嚼着饭边用含糊不清的话跟我说,让我去相亲,生怕我到了27岁找不到对象。她是这么说的:“我那些同事的女儿不是因为长得丑没人要,实在是挑剩了。22岁23岁的时候有的是人去相亲说媒,是自己看不上人家,觉得自家女儿还年轻,到了25岁也来得及,有些甚至大学里谈的也不能作数,学校恋爱懂什么,一进社会还是分手的占多数。但是这样的想法虽然听着没问题,可真到了年龄面前,好像又不算数了,25岁开始相亲,可哪那么容易就相成功的,磕磕碰碰地找到个真心喜欢的,做父母的还得挑家世条件,不是单纯恋爱,奔着结婚去的孩子,也是占多数会听从父母的意见,比如对方是离婚的、父母不全的;对方的妈妈或者爸爸烂赌、爱跳舞、外面有姘头;对方的工作不好;对方买不起车,买不起房……还有更重要的一点,现在的社会,男人40岁都能娶二十岁的女孩为妻,那40岁的女人呢,只能祈求上天给个电视剧里的女主角一样,给个自己脑海中的理想男人,但你觉得可能性有多大?!”我默默翻了个白眼,并不认同。我妈也看出我的微表情:“妈妈不希望你找个条件多好的,只是希望你不要放过眼前的机会,不要拒之门就行。”得,言下之意就是让我别拒绝,没事儿,反正接下去谈不谈是我的事。

和胡渣先森的认识自然也是相亲,那时的我还没有工作,大学刚毕业,在年后的招聘会上找到了一家电子商务公司,做生鲜运送,自产自销,噱头很好,但是满一年这家公司就倒闭了,传言老板在那年夏天的世界杯,赌球输了几百万,公司资金运营撑不下去就宣布破产,我们整个运营部门,都不舍地走出办公室,结完最后一个月的账,摘下工作牌,整理好自己的办公用品,走出这幢大楼,自此,再无瓜葛。我成了失业游民。刚毕业就遇到这种事,情绪失落到爆炸,心里盘算着到底怎样的企业不会倒闭,不会失业,不会下岗,不会被裁员,只要这些几率小就可以。思来想去,终于让我找到了----跟共产党相关的工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