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知录

远君

关于“认知”的转变

有个流派叫认知心理学,老师说,这个流派是无论学习,技术还是咨询师咨询见效最快,当年听老师讲这个,并没有多大体会,直到最近复盘曾经的一段经历,才发现江湖上流传甚广的“一念天堂,一念地狱”并不是贩卖心灵鸡汤。

才感受到了心理咨询里所说的对于我们过往经历进行“升华”和“转化”是咨询师多么大的功力以及功德,我是大大的受益者。

八年前,我刚开始学习心理学,彼时,还处于自我成长的阶段,萨提亚影响轮环节老师要我们写下18岁以前曾经影响过我们的人,事,物,我不假思索的写下了曾经有一个老师(出于隐私,不多写)对我青春期幼小心灵的打击。

彼时也是学霸一枚,是班长,课代表,浑身散发着三好学生的光芒和气息,几乎每个学期都要上台领奖,几乎每个老师和同学都喜欢我,因为我乖巧,爱学习,努力,乐于助人,自我驱动力很强,但偏偏她可能重男轻女,可能是家里孩子恰逢高考,可能她更年期,总之她看我各种不顺眼,还特别处处针对我,只要课堂上有一道小小的题答不出来,她可以连续骂我十几分钟,而且是侮辱性的,火力非常强,连珠炮似的话语简直犹如火炮,炮炮弹不虚发。可想而知,那么努力的青春期少女被这样的没来由得打击,那三年不知道当众以及暗地里哭了多少次!

20年后再写下这段经历以及形容词时,我还是气得全身发抖,又再度想起当年一上她的课,一看到她的脸,一听到她叫我的名字,那如履薄冰战战兢兢焦虑恐惧愤怒的心情一秒钟穿越岁月的尘埃和记忆,迅速集合,天哪,真是要气死了!

老师笑眯眯的问,那你碰到这样的老师,你和同学们是怎么应对的?

我说,我记得有的同学因为被她骂的太厉害(因为我记忆里,基本每个人都被她骂,除了几个她特别喜欢的男同学)自暴自弃,总是逃课,很少来上课或者很叛逆都不好好学习了。

老师说,那你呢?

我继续气呼呼的说,为了不被她骂,我每天都很努力的提前预习,努力做练习,争取第二天不出错,争取考试比那几个她喜欢的男同学考得更好,不被她抓住把柄,不被她骂!所以我的数学成绩一直特别好,就是为了不被她骂,不被她看不起!

老师说,你为什么没有和其他同学一样自暴自弃放弃这门学科呢?

这句话,犹如一道晴天霹雳,击中了我,呆住了。

这么多年来,我从来没有忘记过这个老师,一直耿耿于怀她当年为什么那么挑剔和针对我这么乖巧的好学生,从来没想过我是怎么做到的,那么弱小年幼的自己,能够穿越这样强势,苛刻的老师,居然顶得住一次又一次的批评,侮辱,讽刺,谩骂,每天夜里特别特别努力的预习,复习,练习,考出一个又一个好成绩,而没有自我放弃,自我放逐,为了不面对这些羞辱而逃学!

我靠,原来当年的自己居然有那么强大的力量啊,原来这个老师居然激发了我那么多的潜力和力量,原来,当年小小的自己是那么棒。原来,我曾经竟然那么了不起啊!

就这样,老师的一句话,彻底扭转了影响轮里这个经历对我的影响,彻底从正向和积极的角度帮助我看到了自己身上的资源和宝藏:自我驱动,努力,百折不挠,坚毅。

从此我也放下了对这个老师的怨恨,反而能够去感激自己,她当年的谩骂和羞辱并没有击垮我反而让我越挫越强,成绩越来越好,也让30年后的自己重新发现了自己身上的宝库!

这就是心理咨询里说的转化和升华,如果我一直沉浸在对这个老师的抱怨和愤怒里,我会始终抱着受害者的心态,看不到自己的资源和宝库,就无法让自己真正获得心灵上的成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