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安事变瞎想

一、鼓捣事变的是小张和兔子,背后大老板却是苏联斯大林,靠人家给钱给枪,不得不听话。蒋是民族主义者,肯定不和日本媾和。苏联想让蒋在远东拖住日本,自己腾出精力对付希特勒。如果蒋死了中国就乱,不能有效拖住日本,所以苏联并不希望蒋死。最后只能牺牲小张。想自己利益最大化,事先必须掂量清楚自己的份量,重大决策别被人晃点了,尤其是有背景的小混混。

二、宋美龄到西安是安全的。她跟张学良关系很好,他俩之间有些只有他俩才知道的事。而且她跟张学良最信赖的顾问关系也很好,所以宋美龄几乎不大可能出事。同理,有宋美龄在,小张到南京也是安全的,至少保命没问题。历史证明了这一点。从这个层面看,即便没大BOSS的作用,蒋保命没问题,最多是下野。这就是事先找对同盟或伙伴的重要性,这关乎眼光和平台。

三、兔子开始跟小张说好的是“杀蒋抗日”,后改为“保蒋抗日”,这得多讽刺。这么尴尬的任务硬被伍豪拿下,这人得多牛。有时我们不得不面临这种困境,没有不可能发生的事,平时多想一想,临事才好不被动。

四、从戴笠和贺衷寒在事变中的表现和随后的人生境遇,看棋局关键步骤的重要性。

贺衷寒是复兴社大佬,戴笠排名靠后算小弟。蒋让复兴社负责西北事宜看着张学良和杨虎城。但张杨和兔子在复兴社眼皮底下完成结盟,复兴社却一无所知,导致蒋掉了坑。事变后戴笠豁出去了,跟着宋美龄去西安谈判。分属两个阵营,东北军烦透了复兴社,在当时这个决定约等于送死,其他复兴社的人一个都没来,比如贺衷寒。他在南京搞“讨逆”,主张“讨伐”张杨,轰炸西安武装营救蒋。

事变和平解决,戴笠顺利过关,不但过关,赴西安之举受到蒋另眼相看。而贺衷寒从此失势,蒋不再信任贺衷寒。事变之后兔子提出“解散复兴社”。1938年复兴社刚解散,复兴社下属第一处就独立变成“中统“,第二处改名“军事委员会统计局”,军统挂牌营业,实际由戴笠主持。复兴社特务科科长戴笠一夜之间成了戴老板,开始了他人生最光辉也是最后的8年。曾经”黄埔三杰“之一的贺衷寒政治上失去了蒋的欢心。

五、杨虎城在当时有更好的策略吗?好象没有,既没实力又没靠山在丛林法则下说啥都不好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