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记

我舞影零乱

中元节第二天的月亮真可谓是皓月当空。月光流淌,给稍有燥热的夏夜添上一笔凉润。

夜半二更,这座城市已经收敛起了白日的张狂,万物寂籁,只有几个正当年的年轻人拼着日后端起泡着枸杞的保温杯,也要踏着月色酣畅淋漓地尽兴。

但算起来,也只有酿了许多年的友情,能让他们痛饮此杯了。

几个许久不见的老友一同漫步前行,肆意地占领着城市的大街小巷,用发自内心的喜悦和欢笑给稍显冷清的街注入了仅属于夜的活力。

佳酿未必醉人,但此时何苦为生活的不易瞻前顾后?酒不醉人人自醉,开心就好。

能尝出这佳酿十余年都没变味,还是当初的酣冽可口,就好。

细细算来,年年今日,好像都是此地此景,此人此月。

真好。

月流沉水润长夜,遂旧愿,贺新年。不输昨日,痛饮谈笑间。人随岁长志犹狂,骑白鹿,访众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