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处该有一个音乐节

报备的事情(前期看过一次试演,但是并没有见过多少,和吴总进行了沟通表示可以借用音乐厅和周围道路摆放市集,10天前吴总表示道路无法硬化,场地不能外借,让我和阿黎对接,正愁不知从何说起,以为音乐节就比打住,我要成为那个另所有人失望的人,赵雪表示弱小市集规模,又和吴总说只借用演艺厅,同意。以为事情到此为止,再也没有别的致命风险,因为只要有场地和设备再艰难也不怕。一周前,吴总找到我,表示演出必要报备通过才能进行。我想起了7月份商业演出报备的噩梦,认为这是一个很难完成的事情,也许是因为场馆、也许是因为音乐节的主题等等。最终跑下来,别的资料都很琐碎,唯独有一个就是和安保公司的单次合作合同。别的资料一直有条不紊的收集、准备着唯独安保的事情还要四处想办法,按照印票数量的来算,1000张票至少要配备20个以上的保安,粗略算过需要6000块钱以上,阿黎没钱了,赵雪我无法和成都公司申请。外面的市集都已经摆上,志愿者已经开始着手培训,阿黎还在打各种电话申请警力资源,和安保公司申请赞助。最终安保公司同意没人只收200元,安保设备免费借,一共1600。那就只剩下一个问题,安保的钱谁来出。也许可以找吴总试试,她们都没有办法了,再拖事情就黄了,今天周四,今天拿不到合同,就完了,周六演出只剩下一天的时间,民警还要到场馆打分,和上级申请取得回复。吴总同意后,我回到办公室忍不住跳了起来,天不亡我……)

赵雪的公司压力(成都公司不同意,从丽江公司入手,丽江公司同意,再从成都公司入手,因为园区没有建设造成,有安全隐患,也不适宜对外展示。不到免费借用场馆,甚至还要和公司申请费用,还有更多时候,赵雪已经做好了自己付钱的准备,包括最后保安的钱吴总竟然同意了,我想着要不我自己付了吧)

刘娜(志愿者、前期的素材准备、相机硬盘坏了、为什么回我信心累的时候)

临时更换的灯光(家里老婆孩子都生病了,没有摸过m2的台子,零时学的m2在,控台上泡了3天,原来的灯光师不来,在丽江找不到会的人,影响到了演出)

阿黎的困局(钱的问题、组织的文字、那些地方做出了妥协、想过什么样的办法,最终居然是这样解决的的)

市集的物料(市集哪里招募的,很多人想不通参加市集为什么要收费,老婆的怀孕的问题,最终也还有两个桌子没到)

派出所牛警官的顾虑(场馆第一次举办这么发型的演出,第一次来场馆的时候,表示这个他批不了,但最终他还是批了,他说安保问题一定要做好,马上建国90周年了,这时候出事情,还有昆明的火灾还在朋友圈传播,最后他还是选择了批准)

演出接近一半,才看到上面有我的名字。

16只乐队,演出13点开始。20点吴吞上台的时候,不得不进行了限流,到了敏感词汇以后,每一支乐队结束后都要对防爆拦的螺丝进行检查,我们真的胆子太大了。无处不在的安全隐患,三个小孩跑到了缺少一面护栏的楼顶,大门口的进进出出的人流像是航线相交的沙丁鱼群。在满是吸音棉的场馆角落里,总会有人忘了不能吸烟。头发像拖把穗一样嗯男子再pogO与被踩踏之间保持的艰难的平衡,这种情况下,保安投入人群只能被淹没,我站在防护栏后想着千万不要有人跌倒啊!

人们享受演出一切都值得了,愉悦和危机并存

文章需要一种徒手攀岩般的张力,交点。演出结束,对场馆进行了初步打扫,赵雪回去休息,我对相关文章进行着构思。生活中总有许多这样的事情,可做可不做,但你就是做了,你会因此感到快乐,因为你的努力确实帮助到了别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