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光.

TIME.

薄禾/郇野·执笔

玛丽苏狗血向

  「你的模样惊艳了时光,却温柔不了岁月」

 【朋友】

揶揄  “时光,你今天要去找你小男友?”

  【你】

轻笑,眸中闪烁着幸福的光芒“嗯,我今天跟他一起回去”

【朋友】

  “那我先走啦,拜“

朋友背起书包走出了课室,随着脚步声渐渐微弱,空寂的课室只剩下你一人。

-

你和金泰亨交往两年了,说起来能和他交往真的是二中的一大奇事,到现在你还是觉得这一切都好像只是一场泡沫般的美梦,试问你何德何能可以跟身为校草的他在一起呢?

高一那年,你还是一个母胎solo的良好学生,目标只有好好学习然后上一个好大学,在班上是一个存在感低的乖乖女,不咸不淡,没有什么让人瞩目的地方,也没有什么让人厌恶的地方。

那天你照常慢慢收拾好东西最后一个走出课室,你拿着书低下头慢慢走着,在心中默念着明天要默写的单词,正背的入神,突如其来的冲撞让你失去平衡就要先后倒去,一只强而有力的手及时揽住你的腰才让你勉强站住了脚。

淡淡的四月棉清香伴随着钻入鼻腔,你愣愣的抬起头看向抱着你的人,只是一秒就已经被眼前的人所惊艳了,与其他人不同,他染著一头破格的蓝发,俗艳的颜色在他的身上却看不出一丝违和感,他眉眼中的是与生俱来的狂妄不羁,眉峰凛冽,深邃的眼眸像是一个深不见底的深渊,吸引着你一步一步的陷入其中,纤长的睫毛在他的脸上打下了一片细碎的阴影,高挑笔直的鼻梁上一颗小小的痣为他平添了几分调皮,微抿着的薄唇唇形及其好看,是网上所说一看就想问下去的那种,流畅的下颚线像是刀削般的利落完美,整张脸完全找不出一丝瑕疵,每一寸都好像经过最为精细的工具量度好的那般,只是面无表情的呆着就已经成为了一副价值连城的艺术品。

【金泰亨】

“下次走路记得要看路啊小可爱”

他低沉的声音充满了强烈的男性荷尔蒙,尾调微微上扬,带上了些许致命的沙哑,让你脸上迅速攀上了一抹娇艳的绯红,他看着你红的像苹果般的小脸,腰上的手发力使坏的吧你往坏里带了带,使得你与他的距离更是近了几分。

【你】

脸红得快要爆炸了,强忍着羞涩慌乱的伸手推了推他“你干嘛呢!快放开我”

【金泰亨】

“不要”不为所动的看着炸毛的你,眼底的无赖戏谑让你更是抓狂。

【你】

气急败坏的挣扎着“快放开我!”

【金泰亨】

调笑“不行,你这一撞就撞进我心里了,你可得对我负责”

你怔住,心跳不受控制的逐渐加快,前所未有的感觉让你一时忘记了挣扎愣愣的看着他,微风轻拂,夏蝉在燥热的天气下肆意鸣叫着,身边所有的事物逐渐模糊,你的眼里只有他一人倒影。

-

那是你们的初遇,一切都像是小说情节那般狗血又玛丽苏,可你就是不争气的心动了,情窦初开的感觉让你不知所措,可万幸的是他是一切的主动者,他的追求很快就攻陷了你内心的所有防线,你们在一起的信息不知道使得有多少个少女的美好情怀破碎。

别人都说初恋的酸涩又带有点点甜的味道,可是你不同,你只感受到快要腻死人的甜,对于男朋友这个角色来说金泰亨可真的是完美的典范了,所有细节都无可挑剔,可就是因为太过完美,反而让你莫名的感到不安。

-

你走到了他的课室门口,慌忙的拿起随身携带的小镜子端详着,把耳边的碎发挽到耳后,拨弄了一下稍微凌乱的刘海,确认自己已经是最佳状态后你挂上明媚的笑容推开了课室门

  “啪嗒”

  物件摔落的声音在静逸逼仄的空间里异常清晰。

 镜子从手中无力的脱落,狠狠地摔向了地面,玻璃散落在各处,像你的心一样瞬间瓦解得支离破碎,你不可置信的捂住嘴匆匆逃离了现场。

 正亲热着的男女被这突然而至的响声所惊,回过头看向门口却只看见玻璃的残骸静静的躺在地上,金泰亨看着那块成熟悉的烦躁子,烦躁的推开了身上的人,把衬衫上刚才所造成的皱折顺平,女人被推开后也不恼,她拿出香烟成熟练的迷离上,迷离的眼神隔着缭绕着的烟雾显得妖娆妩媚。

【郇野】

嗤笑“呵 ,想不到你居然还没跟她分手”

  金泰亨也略显颓废的伸手从裤袋掏出烟点上,他看着烟头跳跃着的零星火光不语,为什么不跟你分手?这个问题他也不知道该怎么回答。

他当初会和你在一起纯粹是因为他还没尝过温柔乖乖女的味道,相比起他其它女人,你是最普通朴素的,没有出众的容貌,没有姣好的身材,可就是意外的让他沉醉其中,那是一种岁月静好的安心感,宁静温柔,淡漠如水,第一次的相见只不过是他自导自演的一场闹剧,目的就是接近你,没想到你这个傻白甜还真容易上钩,要说你真的有什么特点的话那大概就是你的眼睛了。

清亮的杏眸,仿佛是一潭碧水,平静透澈,笑起来眉眼弯弯的,像两个可爱的小月牙,柔情清冷,淡漠优雅,有时泛起的涟漪波漾或是水雾缭绕,每一面都有一种说不出的韵味。

不过让你撞见了也好,省的还要去跟你掰理由分手。

  可心头越发不安失落的感觉却让他无法忽视。

  【郇野】

挑眉,举手投足都显露出一种独特的媚态,“听从自己内心的安排吧,错过了可待永远也追不回来了”

她娇媚甜腻的嗓音苏入骨头里去,性感至极却完全没有恶艳的风尘味,倒是带了点同龄人没有的成熟女人的特有魅力。

  【金泰亨】

死死盯着碎片发呆,挣扎过后他猛地把烟按上桌面掐灭跑出了课室“shit”

【郇野】

眯起凤眼吐出白雾,红唇一勾似笑非笑的看了眼地上那些碎片“想不到他也有这样狼狈的一天啊,我倒是对那个叫时光的女孩蛮感兴趣”

  你漫无目的的走在大街上,脸上的泪痕早已风干,你万万没想到交往两年的男朋友会被你撞见在他课室里和其他女生接吻,对啊,你早该有自知之明的,你那么渺小,凭什么可以跟那么耀眼的他在一起呢?

【金泰亨】

  “时光!”

  熟悉的声音在身后响起,你强忍着快要再次夺框而出的泪水,低下头努力把低声的呜咽抑压在喉中不让他听见。

【金泰亨】

气喘吁吁的上前拉住你的手,语气是前所未有的慌张“你听我解释”

 【你】

死死咬住唇,铁锈般苦涩的血腥味在口中蔓延,良久平淡的开口“不用解释了,是我的错,我不应该妄想的,以前那段美好的回忆句当作是我在做梦 吧,现在梦醒了,我也不会再执着于此。”

  金泰亨真的慌了,他从未见过你这个样子,毫无波澜,毫无起伏跌宕,甚至没有感情,就好像只是在叙说一个与你无关的故事,清碧的泉水现在化做了一滩毫无灵魂的死水,强烈的危机感警告着他如果再不挽留一切都无法补救

【金泰亨】

“不是的,你听我说!”

 【你】

用力挣扎着摆脱掉他的桎梏,转身对他展开一抹疏离的微笑“不用解释,你没有错”

  金泰亨重新拉住你的手腕,眼神晦暗不明,深沉嗜血的怒意和悔意在眼中翻腾,几乎快要破土而出。

【金泰亨】

低沉暗哑的嗓音此时卑微无比“求你,不要走,我知道错了,不要走好不好”

  【你】

低垂着眼帘,眼中闪过一丝不忍,但随即立马回复原本的决绝“你就当作是我累了吧,你要知道,当一件物品从高处坠落摔成碎片,即使用再 好的强力胶粘上还是会有无法掩饰的裂痕,一件事做了就注定无法挽回”

  金泰亨自嘲一笑放开了你,像是喝醉了的老汉般笑着,跌跌撞撞的转身走远,眼眶不可抑制的泛起潮红,晶莹灼热的泪水顺着脸庞滑落,被冷风拂过后化作冰凉的液体,滴进地面便瞬间消失,他人生中第一次那么狼狈不堪,第一次意识到心痛到窒息的感觉到底是多么的痛苦,他终究还是错过了你,终究还是为自己多年恶劣的行径付出了代价。

只不过代价太大罢了。

-

  说你是玻璃心也罢,说你矫情也罢,但你在撞破这种事后真的无法再假装不在意的和他继续在一起,对于金泰亨那些风流的情史你当然知道,对于金泰亨和你在一起的动机你有何曾不知道,只是一直以来被甜蜜所麻醉,一直活在爱丽丝编织美好的童话梦里不愿醒来,自欺欺人罢了。

 你和他的故事未完,但不会继续。

-

  我越越宇宙的鸿沟,翻越季节的山峦,踏过苍翠的滩涂遇见你,温声呢喃的爱意在流动如烟的暮霭,如纱似雾的月光中飘然弥散。

你就像月光的精灵,在远离尘世的淡泊中,独守江畔一方瘠土,筛风弄月,潇洒倜傥,清冷孤傲的冷光晕染着你淡漠的眉眼,轻盈的步伐从我的孤岛路过, 你也是我心头的一支淬毒的蔷薇,扎根深入骨髓,枝桠肆意蔓延,藤蔓缠绕住我的心房,娇艳妖治的花瓣麻醉了我的神经,痛入心扉却剥离不开。

亲爱的,你是我的塞壬。

-

  在你的暮年之时,郇野曾问你

【郇野】

“这场赌注从一开始就注定会输,你为什么还要拼死一搏呢?”

  那时你早已经岁月磨平了尖锐的菱角,嫁给了一位温柔体贴的男人,儿孙满堂,日子过得安逸平淡却依旧活得随性洒脱。

  你坐在摇椅上拿着葵扇悠悠的扇着,早已风华不再的脸上平铺皱纹。

【你】

轻笑“因为爱他,飞蛾扑火的结局是引火自焚这道理谁都懂,但就算要经历剔骨削肉的痛,我也依旧爱他,仅此而已。”

 你淡淡静雅的笑容让郇野也跟着释然一笑,微风轻拂,她恍惚从你灿烂温婉的笑容里看见了年少时那个温柔清冷的你,敢爱敢恨,却又脆弱易碎。

-

  人的一生会遇见两个人

  一个惊艳了时光

  一个温柔了岁月

  只不过金泰亨是前一人罢了。

  —《时光·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