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海湖骑行记(八)

打卡茶卡盐湖。带着满腿的泥盐砂泽返回驻地,经过一晚的休整,期待明天的出发。中间有个小插曲,黑马河的民俗房间里必备的不是空调,而是电褥子,高级的房间会安装地暖。感谢同屋的二小,出发的时候就插上了电热毯,让疲惫的自己一回房间便能享受到温暖的被窝。夜半隐约听到了雨声,也可能是因为地暖的燥热,两点中醒来时,发现二小有些身体不舒服,可能是中暑,也可能是对我每晚的呼噜声忍受到了极限。继续睡觉,一夜无话,沉睡中静待天明。

在黑马河安营的目的,其实是不希望天亮后起床的。黑马河是环青海湖最佳的看日出地点。尽管拆迁的影响使这一区域未来的发展多了许多渺茫,但每天的清晨仍然有四五百游客,约定俗成的集中在这里,期待着心中完美的日出。我是无福消受了。早上一睁眼便比约定的时间迟到了十五分钟。本想着追上领队,不错过这场精彩的旅游行动。无奈如铅的双腿、异常暖和的被窝牢牢的抓住了我的欲望。黑马河日出就这样一错而过,等到领队跑步归来告诉我们,因为阴天的缘故,没能领略海上升日出的场景,我的心里没有半点侥幸的心理。旅行,本来就是一种遇见。见到了便是缘分,见不到的,也不是一种永久的遗憾。

吃过了三十一笼的杭州小笼包,看着天边密集的乌云,骑行队伍快步前行,我也终于骑行到了队伍的前面。杜甫曾经曰过:会当凌绝顶,一览众山小。骑行亦然。最前面的队伍永远能领略到最美丽的风景。今天的骑行深有体会。前二十公里,一路下坡,紧更在准哈尔滨工业大学的身后,在高处领略着青海湖的另一面。我们骑行在队伍的最前面,信心百倍,倍感清松,不一会儿,便远远的把大部队拉在生后。沿路的平坦处,成片的油菜花旁多了些采蜜人的声影。牛羊旁的帐篷边上到处写着:酸奶二十。远处山边,还能见到三五间房屋,路旁的标志也出现了村落的名字。

骑行在队伍的最前面给了我很大的信心,脚踏的力气似乎也比平时大了很多。和大学生继续领骑,很轻松的便爬过了最陡的一个山坡,顺着大下坡的行程,远远望去,居然看到远处的零散在路边的村落。等到近前,看着那些绕口的名字和没人住的房屋,心理多了几丝奇怪的疑惑。在鸟岛做了短暂的逗留,大量游客的涌入,使得青海湖最佳观鸟位置遭到了严重的破坏,本着恢复湖畔湿地的目的,今年的鸟岛暂时关闭,所以路边只停泊着几辆车。肉眼望去,远处的高甸草原也见不到老鹰、鸮鸟、更别说猎隼和秃鹫了。在一个叫做尕日纳的小村落,有一座小有规模的藏传佛教寺庙。说是寺庙,其实是一个围着一个大转经筒的房子,房子的四角,安置着一些小转经筒。房间的两个十一二岁的女子一直虔诚地推动着闪闪发亮的转经筒,丝毫不为我们无意的闯入转移自己的目的。这令我很是感动。花一样地年纪里,做着自己认为很安宁的事情,幸福的感受着佛的祝福和赐福。稍后一个哥哥模样的小伙子从里屋走出来,围绕着房间周围做起了朝拜礼。我离开时,做完功课的兄妹们用本地话说笑着,但愿不是谈论我的无知和迷茫吧。

领骑是最消耗体力的,倍感劳累之间,远远望去能看到一个很大的乡镇,路旁的标示牌告诉我们——石乃亥,这是环青海湖所能遇到的最大的乡镇。停在临街的小卖铺门口,我们一边等着大部队的汇合,一边寻找食物以安慰刚才用力过度的胃。小卖铺和内地乡镇的小卖铺没有本质区别,从国民最爱的大辣条,到骑行补给神器士力架,唯有门口那些大桶的青稞酒区别于内地小超市的瓷坛白酒。买了四条士力架,连着喝了两小瓶农夫山泉,我们在小卖铺门口边吃边等。门口前的藏族大哥友好的和我们打着招呼,也介绍了一下石乃亥的基本情况。这是一个乡级城镇,居民基本是藏民,常驻人口约为1500人左右。村南有两个大的寺庙,常年在寺庙的僧侣有很多人,有的从小就住进来,一辈子不结婚。修行主要是戒色,不计荤腥。说话间,三三两两的身着藏袍头顶藏传佛教毡帽的僧侣经过,为大哥的话语做着无言的例证。

这时,从小卖铺出来一位穿着传统藏族服饰的老人,身形瘦小、满脸褶皱的体形却掩藏不住抖擞的精气,这令我很是震撼,也就有了想和老人拍照的想法。热情的藏族大哥帮忙翻译着,老人很是友善,却又在指着衣服说着什么,是自己的鲁莽打扰了老人的平静?或是自己的疏忽惹上了老人的禁忌?大哥告诉我:老人对我的要求很高兴,同时要求把里面衬衣最上边的那颗衣领系好。这时我才发现:传统藏袍的外表下,老人的里面穿了一件蓝碎花的汉式衬衣,在衬衣的最高处,开着的领口左侧有一个别针。我小心翼翼的打开别针,带着满怀感动的心情,用微微发颤的手指用别针帮老人系好衬衣的顶部,再次求助于热心的大哥,终于得以实现了和老人拍照的心愿。目送老人离开的过程中,心中久久褪不去的是一种情怀。所谓微言大义,敬小慎微,在一个儒家传统文化见不到踪迹的异域之地,来的这么自然、这么真切。这么令我感动和崇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