初秋

井庭靜謐

一池秋水

幻成一只空杯的影子

出工的白領

像是鋼筋混凝土間大小不一的礫石

艳阳高照井庭

熱浪滚滚空調轟鳴

你可知道

淚水

就像這河池的漣漪

你那可曾失去的

其實从未属于過你

临近午時

磚牆玻璃更加熱氣交错

高樓大廈依然身姿婀娜

希望

渐渐遮住了眼睛

汗水

濕透猶如幻出漣漪的雨滴

初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