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当学姐了呀

当学姐了呀,如果尾音上扬表示惊讶与期待,可尾音下降那多半是感慨。

前两天接到培训机构让我考金融证书的电话,我表现的还不如大一的时候,在大一,我会肆无忌惮的回绝她,事实上我当时确实也是这么做的,但在我大二时,反倒是慌了、乱了阵脚。父母对我学的专业几乎就不了解,微信列表里躺着的学长们也只有那么一两个能聊证书的问题,问过之后反倒是更慌了,不是无序的慌而是带有焦虑的有序的慌。最后在我马上要给教育机构交钱的时候,我还是冷静了一下,在我们寝室的微信群里分别@,室友们真的及时制止了我的行为,最后我们得出结论,证书要考是肯定的,但应该在大二下,那时专业知识学了一些,课也没有现在这么多,更适宜。我就中了魔法一样突然平静了下来。其实为什么会慌呢,应该是准备不充分吧,若是万全准备总不至于慌。

要考研,要考证,不要挂科,绩点要好看。而当了学姐后还要帮助社团里的大一学弟学妹,每次出门前都没有大一时的洒脱,仿佛沙雕是个只适用于“年轻人”的词,我们只配做或优雅或泼辣或性格任意但就是不能存在“幼稚”的学姐。

当我违背自己的心意捏着鼻子看我兴趣不大的摄影技巧,当我在听学姐说最好大二就开始学习CFA课程时我是相当焦虑的,可看看就是几天前发生的事,冷静下来发现自己就是太焦虑了

戒骄戒躁,我想对未来不仅是三年更是对三十年的自己说,无论何时真实一点,不焦虑于那些没所谓的事情,世间本无事,庸人自扰之。

be rea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