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器官捐献

前日登记了人体器官捐献,只是不想被他人决定自己死后的下葬方式,也不想让他人因我而不快乐。无需他人探望,也不必成为他人的谈资。静悄悄地离去,才更符合我的性格。毕竟本也是默默无闻。

我不希望也有人像我一样,一直被阻拦去祭拜,却也总是忍不住偷偷一个人去,在那里哭得泪流成河,或喝的酩酊大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