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行漫记·西藏·

向群

2019.08

火热的夏季里,朋友圈刷屏清一色诗和远方的美景以及各种疯狂自拍,我到处点赞手都快点麻了。高调的刘老师今年还熬夜创作了洋洋洒洒千字文的新疆游记,曰“趁记忆还是热的,赶紧记录下来,怕以后会忘记。”满篇狗粮将重色轻友发挥到了极致,末了还嘱咐我用残缺的记忆完成《西行漫记》,好跟她遥相呼应。那晚我从春晖的阳台上朝富林方向抛去几十个白眼,也不知她收到没。

2018.08

按土土给的建议我们是坐飞机进藏相对舒适些,因为我这体质在飞机封闭的空间里反而不会有高反,但最终在刘老师游说下,我从兰州爬上了进藏的绿皮大火车,车外的风景也确实是跟她描述得一样:美不胜收。慢悠悠的车内也从不缺乏故事,那两天里,绝对是刘老师的主场,她总是被窗外美景惊呼,不停地咔嚓咔嚓;还抽空跟一那曲援藏干部到列车长那里护正义、找乘务长搞维权......我吸氧昏睡的时候,她就跟同车厢的旅友建立起了微信群,不知道的还以为他们是同一个旅团。在5300米高原上,她白皙的脸被优雅的笑容衬托出八个字:颜值爆棚!惊为天人!我再看看自己:蜡黄的脸被无神的眼眸也衬托出八个字:高反患者!扶贫对象!幸得刘老师无微不至的照顾,让姐撑到了拉萨站!今天的我对坐火车进藏印象最深的不是湛蓝的青海湖也不是浑厚的祁连山,而是无人区的小兔子和小羚羊,因为那时的我无限羡慕着它们的活蹦乱跳。

. 殷师傅说,我这款游客得躺个两天再开始行程会比较好。结果第二天海龟母女就站到了我床头,听完我描述各种不适后轻轻地说:“你要么继续躺着,要么跟我出去,我花那么多钱不是来住宾馆的,”将资本家的嘴脸彻底暴露。不过参观布宫和大昭寺时,海龟还是边给我捂手,边用几十年没曾听过的温柔腔给我安慰和鼓励,还把她肉感十足的肩膀借我靠了许久。宫殿外墙是鲜牛奶刷出来的白,能闻到淡淡的奶香,挨着海龟坐在台阶上,看着山下的拉萨城,听她说着话,我悟出一条真理:跟感觉舒服的人在一起,就像是养生。

. 一贯很佛系的土土为了迎接我们操碎了心,还恶补了导游词,感觉她在尽最大能力尽地主之谊。没想到被我们一惊一乍扰乱了心境;被刘老师三分钟一信息,五分钟一图片刷新了三观;被殷师傅私下小报告重新调整了认知。这些严重影响了教授的正常发挥,一路上总共才给我们说了两段小故事,推荐了一首歌。故事是唐古拉山和他老婆们的爱恨情仇,以及转林卡的前世今生,歌曲是《思金拉措》。其他时候不是见缝插针宣传她们第八批援藏队的工作和生活,就是喊何兰给我递西洋参。土土援藏前的副业是护肤专家,保险达人,投资顾问。援藏后还新增了能吃苦,会聊天的优点。她在桑日吸着氧打草稿做算术题把坐镇岳阳的我们算赢了,也把在群里开口“尼玛”,闭口“真哈”的口头禅改掉了。她这不仅仅是在援藏,她还是进了中央党校!

. 年轻的时候喜欢透过现象看本质,读万卷书 行万里路;年岁慢慢增大,喜欢略过本质看现象,一日茶或一夜酒,一次没有目的的见面,几个共同对抗过杨八景的伙伴,用炙热的烧烤消磨必定留不住的时间。

——今晚来串门,接风洗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