莫比乌斯环

这是一个怪圈,原生家庭

到底也不是这样,说到底还是意难平

到底也还是我年少无作为,脚踏尸骨,头顶烈日,无所当,只得愤懑,空有一腔热血,却只会撒狗血

意气用事的人儿,撒完满身意气,剩下的全是丧气

我难追究是谁的错?不过,也是怪自己

深到骨子里的思想,是难以改变的,我现如今才明白

他们缠在我的脊梁上,环绕我,我如今脊梁尽断,撑着自己的是一张皮,一张废皮

待到我皮血尽消,我也该被压到五指山下,不过,没有师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