夏日碎谈

宁霜

这大概是一篇很长的碎碎念
一直以来,我都是偏爱夏天的。可能是因为它深绿的树丛带给我的温暖与生机,不同于其他三个季节过多过少的悲寂寥,夏天就像是固定的风,橘子汽水,骄阳和永远的回忆。
我始终固执的认为,我不会忘记这个夏天,因为这是我活的最为努力的一个夏天。可是现实很快就推翻了我全部的假设,我开始不记得曾经的日日夜夜,那段挑灯夜读星夜阑珊的过往,虽然我极力想把它留下来,但是很不幸。到现在为止,我只能回想起白花花的试卷,一大摞一大摞的,至今还堆在我房间的某个角落。
以上的所有部分,就是我对六月前的全部记忆。当然,还好我的生活不止如此,否则我也就不会有记下这篇文章的想法了。
从七月开始,趁着暑气的停顿,我慌慌忙忙的回到了乡下,回到了慢生活,我已经不记得我在那里都做了些什么,只有手机里的几张照片提醒着,我回到过那里,此心安处是吾乡,而当我回到城市,面对皎洁的月光铺天盖地的撒在地上,竟也有了些和那些诗人的感同身受。
之后就是铺天盖地的补课,我一直是个不太喜欢交朋友的人,准确的来说,不太愿意把时间浪费在和我没有关系的人身上,我一直坚信,无用社交只是浪费时间,但是很幸运,我竟然交到了新朋友,很神奇的事情,因为之前很长一段时间,我都处在不愿意交新朋友,也不愿意和旧朋友联络,有点社交恐惧的意味,列表里常联系的也就那么一两个人,那是被我誉为知己的存在。
匆匆忙忙的补完了课,我终于有时间和经历去做一些我喜欢的事,期间对新学校也有过向往,当然,看到它的那一刻,我就后悔了。
假期给自己设置了一个很长的书单,不幸的是,截止到目前为止,我只读了不到四分之一,所幸,我还有整整一个月,前提是,我得先写完规定的五篇读后感。
这么看来,我过的着实挺糟糕。
熟悉我的人都知道,一直以来,我都是个向往温暖的人,对于文字,同样如此。所以我一直都很喜欢清新干净带着阳光气息的文笔,也一直在为之努力,不幸的是,所有看过我文章的人,都莫名其妙的读出一种清冷的意味,一如我这个人,冷静克制。这对一个文科生来说,着实不算什么好事情。
当然,这么多的不幸,我也收获到了不一样的东西。
记得我之前信誓旦旦的立flag要学文的时候,我的父亲听到那句“可我喜欢”的时候,他轻而易举的妥协了,并瞒着我偷偷的查找适合文科的专业,也会悄悄用关系打探,当然,这一切都是瞒着我的。我的小伙伴们同样给予了我力量,她们会告诉我,既然那是你所爱,就请你坚持,当然,她们会一直支持我,就像以前那样。这里就不一一点名了,我相信在屏幕前的你们会知道。
想一觉醒来就回到六月,我只是睡了一觉,醒来还有未交的语文作业。哪怕庄周梦蝶,暖玉生烟。
这个盛夏还没过去,不管怎么说,我还是踩着七月的尾巴,不情不愿又心满意足的交了稿。希望我的八月会再幸运一点。
我的六七月,再见啦
6.30-7.3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