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榆欢

stoep-houp

千万的的距离走过来 ,现在我们只只差一步

说服不了全世界也没关系,只金榆欢三个字就足够说服我自己

我的月光,他在世俗的目光中慢慢崩裂

他的愿,不过是相爱的两个人能够心无旁骛的在一起

他一往无前,拥有那些天幕上高高挂起的璀璨星光

他处在永无尽头的沼泽,他不会说


他负荷的重担如同冰山一般将他所有的情绪尽数压塌,他不会说

这是他孤绝的来源,需终生背负,永远不得抛却,日复一日,年复一年他声音苍凉凄楚:“只要你一句话,在我面前什么不可能,我都会让他变成可能。


我永远不可能名正言顺的,笑颜如花的,有恃无恐的,在他说跟我去日本的时候回答
“你只需要向我走一步,
“你只需要向我走一步,剩下的千百步都由我来走。”
“或者一步也不需要,
“或者一步也不需要,只要你不逃走,剩下的全部都让我来。”
“我想跟你一起去…”

“以后在外人面前我会克制,在你面前不会。”
“我带你走
“重复多少遍都没关系,我爱你。”


金榆欢你爱我吗
“今晚月色真美”
“风也温柔”
“兄妹逾墙,有何不可?


“谢谢您生下了她,我会娶她。”


“你敢说爱,我就敢娶”
“什么也别同意,你什么也别做”


你要放弃我几次!你怎么就是不肯相信,我想要的只是一个有你的未来。


你是未来总理的心头肉

他本该如天幕的月亮般,高高在上。

无人亵渎,被仰望,被爱慕,被惧怕,被追逐。
月亮不该失去它的光,失去它的寒,失去它的一切。
“而这些推测并非是空穴来风,所谓的兄妹两人间的不伦关系已经有相关事实依据供以佐证。”


“任何人的话都不要听,只需要听我的。”
“重复多少遍都没关系,我爱你。”


我的月亮,他在世俗的目光中慢慢崩裂。


“每个月见面,每个月问你,这样每个月我都会有盼头。”

我与他,仅仅是见面就要花费所有的力气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