姚老师,想和您聊聊。

从认识到现在,也有大半年了哈。

第一次以家长志愿者的身份参与到童联社的工作中,

对于我有限的生活圈子来说,等于是打开了另一扇门。

冬天的有暖气的办公室里,你带了一个厚厚的围巾。

那天,对三个老师印象最深,你,孟瑶,王冲。

记得,你就坐在我的左手边。

那天回去之后,我就梦想着做童联社的助教老师,

收收画笔都觉得是一件很美好的事情。

对于一个全职妈妈来说,重回职场,简直就像天方夜谭。

刚毕业时那种对世界的新鲜和闯劲,已经消失殆尽了。

但对于艺术,我还是有梦想的,很庆幸还在。

我带着很多自以为很正确的育儿理念,步入美术老师的行列。

看到你把学生赶出教室,我很生气,因为对于当时的我来说,这样对待孩子,和我内心的观念有着强烈的冲突。

我甚至当着同事的面,很愤慨的说这件事,当时一定让你很难堪吧。

有一段时间,我们很疏远。

然后从某一个时刻起,又缓和了。

最后成了还算比较默契的搭档吧。

来童联社之前,是我刚刚走出人生的低谷,

爷爷奶奶相继去世,远离故土,流产,产后抑郁…

住院的时候,甚至连遗书都写了。

这些个人的事,只和颂老师聊过,那都很早了,人大校区刚成立的时候。

你虽然每天忙自己的事,

也不太聊你的私生活,

但是能感受到,

你对婚姻家庭也思考了不少。

我相信,

上天对每个人所有的安排,

都是最好的。

你会成为最好的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