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知录0827-2019

远君

谢谢你爱过我

翻起17年的文字,

昨日生日,毫不意外的,他又准时给我发来生日祝福,只不过今年不同,不是单独,而是颇高调得在班级群里艾特我,祝我生日快乐。在同学们的起哄下,他还唱了几首歌,你的样子,当我想你的时候。

几年前,qq还在当道,但因为工作关系,我已经很少上去,直到有一天,才发现他在生日的那个深夜,留言,祝我生日快乐。并真挚得表达了对我的思念和祝福。

我们是初中时候的同桌,那时候我是班长,每天在老师的前后左右板着小脸吆喝,他总是我的小迷弟,考不好了陪我插科打诨,自习课时不是大声吵闹引我斗嘴就是帮我管纪律。一到寒暑假,就跑我家,有时候甚至帮我干家务。我考上了高中,他去了职校,但仍然动不动以借给我最新的琼瑶小说,周慧敏贴纸,孟庭苇的磁带为借口周末来我家,跟我聊天,有时候我做作业,他就在旁边等我,显摆着那些小说和贴纸,我只觉得他娘,又好啰嗦。

07年,刚结婚,和先生回家,深夜里,他听说我回家了,带着女朋友来看我。彼时的我,带着成人世界淡淡的礼貌甚至有点不耐烦接待他,他仍然是那样的热情,执拗,和一根筋。

2014年,带着先生孩子回家探亲。和同学们一起吃饭,他因为一直游离在主流圈里,所以他并未出席。期间有同学逗他,说我回来了,正在一起吃饭,他不信,我便顺势用促狭的声音接了电话逗他。没想到,半个小时后,只见半身淋湿的他出现在餐厅,要知道,他那天正在60多公里以外的乡下值班。仍然是那样炯炯有神的眼睛,灼灼得看着我,甚至在起哄声中,不由分说得坐在我身边。好友说我没良心,一直在践踏他的真挚。彼时,我只是淡淡一笑。

年少气盛的少女时期,和一心建功立业的青年期,他都从来没在我的心田里掀起过涟漪。是啊,我心心念念的都是家乡以外的广阔天地,芳心早暗许给各位成绩好,或幽默或帅气或运动好的男孩们。他不过是个小迷弟罢了。

经历那么多明恋,暗恋,单恋,双恋,离别,和好,那么多一别两宽,散落在天涯就不再联系,早已被生活操练成纵使内心有千秋万壑但保持波澜不惊的中年脸。但昨晚和老公说起他,老公笑弯了腰,我却边说边泪水悄悄爬满了脸。

在深夜里,对着星空说,这么多年,我欠你一句,谢谢你一直爱着我,祝你一切安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