背影

现在是二零一九年八月三十号十一点四十九分。当我写下这行文字的时候我正做在县城火车站的唯一一个候车厅内。隔着对面的玻璃窗,有一个半侧坐着的中年女人。她半侧着身子坐着,透过玻璃,可以朦胧的看见她白皙的脸庞,和中年微微发福的体态。她是我的母亲,我不能看见她的神态,她的目光所向。但是我知道她是在看我,看她即将远行的大女儿。
我忽然想起了龙应台的《目送》。‘’我慢慢地、慢慢地了解到,所谓父女母子一场,只不过意味着,你和他的缘分就是今生今世不断地在目送他的背影渐行渐远。你站在小路的这一端,看着他逐渐消失在小路转弯的地方,而且,他用背影默默告诉你:不必追。‘’
我为母亲逐渐苍老的背影而忧伤,而母亲至此真的是看着我一次又一次远离的背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