致我们终将逝去的爱情

许久许久没有提笔生文了,许久许久没有静下心来回忆回忆往昔了。时间总是太匆忙,过了今天,明天的计划还来不及去完成,后天的节奏又搬上了舞台。每天都是那么的反反复复,紧紧张张,以至于忘了生活其实就是这样。

 

习惯于每日一杯美式咖啡的我,今天不知怎么的突发奇想的选择了楼下这家咖啡店。来这个商务楼半年有余,却未曾踏进去一步,今天有点鬼使神差。咖啡店的装修过于简陋,也许是来的过早,门口还未弥漫咖啡特有的香味,却堆满了蔬菜。香菇,蘑菇,胡萝卜…我甚至怀疑我是不是来错了地方。“请问这里有美式咖啡吗?”服务员从烤箱机边上露出了一张看似微笑,却没有睡醒的脸,“有。”“ok,不加糖不加奶,热的美式咖啡,谢谢!”也许是习惯了等待,也许我和她一样也没有睡醒,静静的等待中,烤箱里飘来了奥尔良烤翅的浓烈香味。有时候习惯了,就改不了,改了就不习惯,正如今天的尝试。这应该是我迄今为止,喝过的最难喝的咖啡,没有之一。那浓郁的除了只有的苦涩味道,几乎就没有任何剩余。以后的以后,我还是个守旧的人,不再轻易尝试。

都说最好的爱情,是每一次的相见,都能重新爱上。一次又一次的循环往复,是纠缠还是折磨,也许只有自己明白。 昨晚又失眠了,一遍又一遍的对自己说,该睡了,要睡了,必须得睡了。可是这样的催眠效应,似乎越来越差。翻来覆去,看着黑夜的天花板,看不清,摸不着,更加无法入眠。不想去想什么,可是脑袋就和DV机一样,一个画面接着一个画面,滚动播出。开心的,不开心的,笑着的,哭着的,众多款式皆有。还是忍不住打开了手机,不知是否因在黑漆漆的房间,突然的亮光模糊了视线,还是眼中的泪水阻碍了我的阅读。一条一条,历历在目。不想去想起,可是却从未忘记。

女人的记忆是个很神奇的东西,它可以代谢所有幸福的发生,却永久的留下任何一点一滴伤心的回忆。从未想过自己会被爱情牵绊左右,追求孑然一身的洒脱,离自己越来越遥远。那个心里面爱的最深的人,如今伤害着,折磨着,心痛着,依然深爱着。像爱了一辈子的恋人那般,依恋,眷念,思念,想念,爱恋。是什么让我如此着了魔,是什么让我如此失去自我。渐渐明白,爱上你的那一天,天气很好,心情很好,刚好你穿着我最爱的白色T恤,阳光洒在你身上的感觉,就如我心跳那般温暖适宜。没有理由,也不需要任何言语的修饰,爱情来得如此的自然和热烈。

贪心,还是谈心,只一瞬间,我就失去了你。我们最大的遗憾是连离开,都不能当面说清吧,或许一个拥抱就能解决的事情,最后却是没有任何解释的形同陌路。连一个拥抱和亲吻的记忆都显得奢侈的爱情,就此戛然而止。仅一夜之间,我的心判若两人,你自人山人海中来,原来只为给我一场空欢喜,你来时携风带雨,我无处可逃;你走时乱了四季,我久病难医。我们还能重新开始吗,从一个温暖的,炽热的拥抱开始;从一个轻轻的,甜蜜的亲吻开始;从你我介绍自己的名字开始?

我走了你别再难过,心里有话都不想再说,记得以后你要快乐,这世界没那么多因果,我走后你别再想我,尽管有太多的不舍。最近的上海的天空很唯美,美美的让人垂涎它的五光十色。想你的时候,抬起头看看这同一片天空,幻想着,是不是我在想你的时候,你刚好也在想我。都过去了,都会过去的。就如我挡不住要走的风,也抱不住整片天空。

我们终将逝去的爱情,随风,随心,随情缘,随情欲。夹杂着遗憾,痛苦,无奈,麻木,更多的是毫无希望的解脱。因为爱过,看到熟悉的车,都会默默的核对车牌,会不会刚好是你;因为爱过,熟悉的街道会不会遇见熟悉的身影;因为爱过,每每品尝美味的佳肴,习惯性的对自己说,下次我们一起来吃;因为爱过,买了两张电影票,隔壁的座位却一直空着;因为爱过,旅行的风景略显苍白无力;因为爱过,一起哼唱的那首歌,再也没有被响起;因为爱过,副驾驶永远空白着;一切的孤寂,只是因为用心的爱过。我们不再年轻,我们不再幻想爱情,因为爱过。悲伤大于欢乐,尘封起所有的回忆与激情,缥缈着你我之间的希翼,游荡。爱的,不爱的,一直在告别中。

有一种孤独是,很多闭上眼能回忆的温度、对话、举动、细节,睁开眼却感觉它们从未发生过一样。擦肩而过,再无交集的孤独。有一种忘记,像模糊的往事,某年某天,搜索枯肠,已经想不起那个人的脸,只记得当时年轻的自己。另一种忘记,却鲜活如昨。使尽气力把他的身影刮落,以为终于做到了;在毫无防备的时候,回忆却突然扑面而来,反倒刮得泪眼模糊。

愿世界化为沧海,愿你我归于初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