写在怀旧服之前……

愚人丶

时间是09年的暑假。

对那个时候的小学生而言,光是《口袋妖怪系列》、《暴力摩托》掀开游戏世界的一角,就已经足以吸引他们在那个光怪陆离世界里徜徉了。

那一年,《怪物猎人3》还没有上市,就连《星际2》的发售还要等上几天。就连背负骂名的《暗黑血统系列》也要要几个月之后才会正式上线。

7年后,2016年的寒假。我一口气通关了《上古卷轴5》。当无畏的抓根宝合上剑鞘那一刹那,当那传说中的尸体倒下那一瞬间,我暂且结束了这篇冒险。看着英灵殿里如雷鸣般的欢呼声响起,我有些不知道说什么好。虔诚的小丑,善良的武卫,感人至深的大小姐……很久没有一个游戏世界能让我感到魂牵梦萦了。我依稀又找回当初在一个陌生的世界里冒险的感觉。只是,这次我是孤身一人。

时间又过去两年,我断断续续地结束了传火的旅程。在初火熄灭的那个永夜,我听着黑衣女子的低语,心里莫名地再次空虚。 黑暗中才会怀念光明的可贵,是的,我又想起了那个更为明媚的世界。

几天前的一个晚上,我无意中看到了一个视频。 很多年后,萨满在故乡云淡风轻的草原上,问白发苍苍的战士:“你到底想要什么?”我才再次想起了它。 掐指一算,从第一次相见到现在,已经过去了10年。

像是这些年我的启动器已经变成steam。可是,每次当我看着库里数十款游戏,能让我有一种“必须打开”的冲动已经越来越少了。我简单算了下,我在它们上投入的时间可能永远也不及我在另一个平台上其中一款。那是我最惊艳也是最宝贵的冒险。

我经历过许多精彩的故事。相信我,真的很多。但可若是能挑选一个让我重来一遍,我想回去的世界,永远只有一个。

我时常会想不起我在那所感受的故事。这些年所看到所经历的故事太多了,太多太多混淆在一起。有时连自己都分不清虚幻和现实,哪个故事属于哪个英雄,哪个历险属于哪个时代。时钟时慢时快,扰乱了故事,也扰乱了我的脑海,模糊了我的记忆。但在记忆的混沌中,我隐隐约约还能看到,我曾仰望的那片星空在情绪的山巅明亮而遥远。

我回忆着那个视频的结尾。多年后,白发苍苍的萨鲁法尔在纳格兰的平原,面对着曾经的酋长,慢慢说道:“我想要的,不过是从前的那个部落……” 那刻我的心底深处仿佛被什么扎了一下。

我也一样。

于是我开始回忆,这片旅途的起点到底是哪里呢?

是当我们站在莫高雷的草原,遥望雷霆崖天边的那朵云开始;还是从爬出墓穴,听到丧钟镇的第一声钟声开始?是在回音群岛加入征兵,擦着家传的猎弓开始;还是在我漫长生命中,透着永歌森林明媚的阳光,第一次生出冒险的悸动开始?

这时我才会想起,那天各一方的遥遥万里和物是人非的事事已休。

想起,送我踏上征途的酋长已然长眠;想起,洛丹伦悲剧的罪魁祸首也已伏诛;想起,崇尚和平的公主手上也沾满了鲜血;也想起,英雄的儿子不愿意被小看,引领着钢铁战车走向征服……

时间久得似乎我们早已忘记,但当记忆的涟漪泛起时,又如出生前就已刻在我们的灵魂之中。仿佛我们的半身,从来未曾离开。

有时我会想,是什么让我久久不能忘怀这个世界。剔除了所有在这里的得到与失去,狂喜与失落,只剩下本质,回到原点。我想,还是这段冒险的旅程。以及,这段旅程里,和我一起经历这段旅程的人们。

这是一场曾经持续了十年的梦。就像小时候看过的《大雄与梦幻三剑士》。有些梦境偶尔会让我们分不清现实与虚幻,我们沉迷又离开,往返不休,不知哪边才是真实。

十年,人生又有几个十年?外面和里面,都已经发生了太多变化。有些人来了又去,渐行渐远;有些事发生又消散在风中,沧海桑田。就像曾经的美好,也像这逝去的年华。

像是习惯的人们走了,我们淡出了这个世界;像是经历的一切变了,我们不愿意继续;像是如今的已不再是过去的模样,我们选择离开;也像是现实的压力让我们失去了当初的冲动,只能就此舍弃。

时间让我们成长,如愿亦或者遗憾。

离开后我们开始明白:其实,终我们现实的一生,都可能不会有拯救世界的机会;其实,终我们现实的一生,都可能不会有扬刀舞剑的一天;其实,终我们现实的一生,都可能不会有沧海桑田的经历;其实,终我们现实的一生,都可能没有扬帆出海的冒险。

一切轻轻地来,也轻轻地离开,终究未能泛起一丝波澜,也未曾留下一个故事。这也像是现实的庸途。

所以,我们才会对另一个世界的半身如此不能忘怀。不是不能,是不舍。那是我们草长莺飞的香草时代,那是我们铭心刻骨的最好年华。

在那里,我们曾在战场上为了自己的阵营而战;在那里,我们曾一起克服上古之神的恐惧;在那里,我们从新兵奋斗到元帅,伴随着对自己阵营的效忠,心满意足地倒在我们收回的刀鞘下。

很多年里我都很恍惚,依稀觉得那里才是属于我的生活,心底里我拒绝着现实的一切,在那里寻找着内心的归宿。

那时我是一个渴望冒险的少年,只是被束缚在现世的躯壳里,无法摆脱,只能在虚幻中经历自己的冒险迷梦。

我会在将军的墓前,面对雾霾中的一缕圣光驻足不前,因为尊敬。我会在纳格兰的原野上,遥望天空寻找自己的故土,因为怀念。我会在诺森德的冻土上,回忆起老国王对一个儿子的期望,因为唏嘘。我会在南北分裂的贫瘠之地,寻找业已不在的故人,因为失去。

虚幻?真实?

很久以后我才明白,脚步丈量来的东西,和指尖划过的东西,其实没有什么分别。红色和蓝色的药丸,也不是只有唯一的一个选择。

和现实中一样,这个世界的旅程,这都是我活过的证明。

“看见夕阳下奔跑的猎人后面,被风筝得死去活来的熊了吗?那是我逝去的青春。”

青春也终将过去,花有重开日,人可再少年吗? 我再不能用也再也用不了一个少年般的心境从零开始一个在异界的冒险。 即使那个世界的时间可以倒流,我的记忆却无法抹去。 再回去时,也只能是一段如玄幻小说般的重生之旅。 题目该怎么起? 重生之我本是一个战士,怎么就一时冲动投胎成了一个牧师?

好像也挺有意思的,不再做一个拯救世界的冒险者,而是成为一个技艺娴熟的老佣兵。 可能再不能冲锋在熔岩地狱的第一线,但是可以在年轻旅人的冒险路上帮他们挨过几个尴尬的难关。 夕阳西下的时候,在一个能看到大海的岸边生起一堆篝火,看着紫色的晚霞,享受我的春暖花开。

这是我的浪漫。

不用任何插件,凭感觉玩下去。这也是我的浪漫,再怎么样也会比剑盾二人转简单吧?而且,通过阅读任务文本,纯凭自己的理解来寻找冒险的目标,爱憎分明地集结对抗恶龙的伙伴,当你千辛万苦地完成它,相信我,沉浸感爆棚。 所有这些在路上浪费的时间,所有这些在路上投入的精力,才是游戏的真谛,才是玩游戏的乐趣所在啊! 这次试试不以目的为导向,简简单单地享受一下游戏。

因为,这个世界真的值得。

再热血一点,你可以试试投入其中,为了部落,为了联盟,为了艾泽拉斯。守护自己部族领土上的每一寸土地,消灭每一个冲突地带看到的敌对势力。 为了你年轻的国王,为了你伟大的酋长。 化身成战场上最锋利的长矛,化身成焦土上最凶残的鬼神。 因为有敌人需要你去攻克,有亲友需要你去保护。 像个真正的战士一样,怀着荣耀。

若是你想要温馨一点,请你沿着海岸慢行。 在挂满星星的天空下,你可能会在黑夜中远远地看见一堆篝火。 若是你带着善意,我会请你坐下,倒满雷霆崖的烈酒。 然后让我想想,我们从哪里开始这次久别的重逢。 也许还是那句听出茧子的开场白吧—— “你好,陌生人……”

书上说: 世间人,纵是不舍,终有离别。 世间事,纵有遗憾,且放心间。

能做决定的,只有我们自己。而我们自己,永远都有选择。

有些鸟儿是关不住的,关在哪里都一样,关在哪个维度都一样。 因为,对他们来说:人生只有一种成功,就是用自己喜欢的方式度过一生。

愿你,我的朋友,在哪里都能没有遗憾,满心欢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