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别八月


与八月作别
鱼儿练笔
阳光已经不那么晃眼了,日子流淌的也没那么热烈,九月的第一日,似乎与我有关,又似乎无关。
树木花草,用各色装点自己的妖娆,路边的那棵老樟树,也随着风舞动,身上的绿亮锃锃,显得格外精神。
今年,石榴或许并不那么开心,红军疗养院里的那棵,好端端的,就是不结果实。倒是墙头的那几朵蔷薇还在临摹玫瑰的模样。
桂花,淡淡地香着,只要你来总能闻到,院子里的最角落,金黄的花朵儿点缀在枝头儿,我来与不来,都执着地立着。
红色砖墙,开始有绿色的苔,摸过去松松软软很是愉悦。或许,这就是简单的快乐,就像……就像雨珠儿遇到了油布伞,有了一个跳动的理由。
原木的旧门窗,还留着一些油漆里的猪肝红,曾经沿着记忆的缝隙渗出,在视线里慢慢游移,可对视许久,我还是没能看出光鲜的模样。
抬头,白色的云朵幻化出各种可爱,有谁和我一样把我看到的那朵想作了一只吃草的小羊。
远方,要去的路上,生活,要经历的过往。在缥缈的岁月的河床里徜徉。

日子,总是有办法过得精致,学着宠爱自己,趁时光尚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