随记

卿涵丶

“你或许在期待被一个有趣又精神独立的人爱上,可那人如果真的像你想的那样独立又有趣,他的世界足够完整,又怎么会需要你,又怎么会追求你,你那么自闭、紧张、缺乏安全感,一只捂着心脏自怜又虚弱的蚌,他为什么要花费自己原本可以“有趣又充实”的时间和力气去苦苦撬开你。我在想,在你身上可能发生的爱情,是否终究始于不完整导致的病态?唯有残缺的灵魂,才会依赖于你。你是残缺的,所以也只能遇到残缺,可残缺对你来说比完美更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