产品设计美学的跨界书单

远放

6月26日进化营群分享 by 周楷雯「zi .com」

大家好,我是 Kevin,字里行间( zi.com )的产品负责人。从 2015 年开始我觉得行业内的设计作品能给我的灵感,感动,已经越来越少,看来看去都是一些重复的东西。所以开始探寻跨界设计师的想法,因此这次,就是以三本书作为载体,来分享一些关于产品设计美学的跨界感悟。

【 part 1 】

第一本是黑川雅之老师的,日本的八个审美意识,这本书是我在北京三里屯的 Page One 买的。这本书读完解决了我一个问题 :

当我们在审美日本设计时,我们所赞美的到底是什么?

第一个,微

微来自于东西方宗教哲学的不同,西方的宗教,讲的是神明在外。东方,更多则是佛在心中。

微所讲述的,就是关注每一处细节,就如构建枯山水时的细节打磨,是倾注着创作者全部去雕刻。

每个细节,在设计、研发的过程中,都倾注自己的感情,此刻可能不会再来。

一期一会是日本的一个成语,所阐述的便是当下于对方交谈的时刻不会再来,珍惜此刻,珍惜做每一件事的过程。很可能以后都不再有机会来过。

微的本质——细节之处体现产品的理念。

 

 

第二个,并

日本人的设计,极为崇尚自然美本身。

就像七神福一样,他们并没有严肃的宗教区分意识。而是如果放在一起,自己觉得很好很和谐,就可以。或者说,他们为了一种极致和谐的美,可以走的非常极端。不断吸收,融合,而死亡从某种程度上,也是他们对极端美的一种追求。受佛教的影响,日本人把死亡也会当做一种涅槃。而剖腹,正是对这种纯净美的追求。

 

 

 

第三个,气

上方这幅图是长城脚下的公社里的一栋建筑,隈研吾的竹屋。气的本质是能量,让人产生一种安心的感觉。日本设计里,非常在意能量场的构建。在竹屋里,中间的四方区域构成了能量容器,而方桌是其中能量的散发点。

气的本质——能量。

 

 

 

第四个,间

间的表现,我们通常会用留白和余音去描述。把气和间结合在一起的例子,上方即是我非常喜欢的建筑师安藤忠雄的作品,光之教堂。

间融合了阴阳的概念。

 

 

第五个,秘

秘的核心是激发观众的想象力。不刻意追求表达,通过情景,气,间的设定,激发对方的想象,将对方融入到自己的解读中。

即一件作品由创作者和观众的解读共同完成。

秘的本质——构建出言已尽而意无穷的感受。

 

 

第六个,素

崇尚材料本色之美。深爱可以融入自然的美景,时间打磨掉人工的痕迹,热爱不加杂质的纯真。

造型,本来就是人加工的东西,那造型不要也罢。

 

 

 

第七个,假

这里的假,取假借之意。

一切本是假借的,生命亦如是。

不抗拒,顺势而为。

日本在修缮房屋时,不会修复到如新一般,而是保留使用的痕迹。就像 iPhone 不贴膜,划痕,即是使用的痕迹,即是伴随的证明。

长河中的你,顺流而下也好,逆流而上亦佳。

假的审美意识,是对宇宙法则的坦然。

 

 

 

第八个,破

乐吉左卫门在制作茶碗的时候,会制作一大批放进去烧制,烧完了后,会一个个摔碎,从中取出自己满意的。这个茶碗,制作的过程,以及成品。几乎涵盖了所有的审美意识。破,便是放弃完全的人为设计,借力于偶然。

【 part 2 】

这本书(黑川)作为引子来看接下来的两本书,能发现很多共同点,我非常珍惜这种不同领域可以互通的观点。

杜尚访谈录的核心,一直在围绕自由。他的一生,都是在享受真正的自由。

如果你没回忆起杜尚是谁,那看这幅画,下楼梯的裸女……

杜尚是为数不多生前名利双收的艺术家,另外一个是毕加索。但是他后期完全改了方向,开始下棋,并且出了本棋谱。

艺术的终极,也许不是实物的作品,它可以是每一次呼吸。

他自己这么评价 “我后来已经不再想画画了,画画已经过时了,我只是想找一种方式自我表达而已,如果你非要问我作品,我的每一次呼吸就是我的作品”。

他为了讽刺艺术解读,做了个马桶,然后写上自己的名字。他说,这个马桶什么都不是,但是因为我出名了,只要写上我的名字,他就是艺术品了。

他认为,艺术不应该是什么了不得东西。不应该是画画才是,不应该是雕塑才是。只要是在做的事,都可以成为艺术。

他对于自由的追求,我们可以从以下观点窥探一番。

他选择没有婚姻,因为他认为婚姻会迫使你放弃真正的理想。他蔑视追捧,因为追捧不过是你所做的事顺应了观众的价值观。

从他的种种观点,杜尚挣脱了一切名,利的束缚,选择了真正的自由。每当我有所束缚的时候,我就会想起杜尚,去思考我是不是拿自己真正的理想,和什么做了交换。

 

 

【 part 3 】

最后一本书,安藤忠雄都市彷徨。

 

安藤忠雄的哲学可以用非常大白话的一句来概括——努力奔跑就可以看到不一样的风景。

追求极致,就是他的符号。

安藤忠雄把旅行当作唯一的老师,认为建筑不应该通过媒介去看,应该去那里感受建筑的空间对五感的立体影响。作为非科班出身的建筑师,他花了七年时间游历世界,学习建筑。

 

在巴黎他见到了柯布西埃。

如果说柯布西埃对安藤忠雄有什么巨大的影响的话,那应该是柯布西埃最后一个建筑。朗香教堂。

柯布西埃最后一个建筑反常的突破了他秉持了一生的风格。他希望向上帝呐喊,构建了朗香教堂。朗香教堂的光影空间,深深的影响了安藤忠雄。

若要成为创作者,就应该常去追寻极限的状态。

封塔纳一辈子都在做一件事,就是用刀子划帆布。他只是在表达一个事情,在这个简单的事情上,寻求超越。

 

在日本,有一次他跑步的时候,有个朋友过来跟他说了这句话——

年轻人,努力向前奔跑,便能看见看不到的东西。

在他给真言宗设计御水堂的时候,这句话一直在让他努力超越。真言宗是日本的佛教,御水堂的屋顶是一个大水池,种满了莲花。

 

 

建筑是与环境,经济,社会斗争的艺术。

从不断挣扎的躯体中获取创意。

印度的阶梯水井所构建的神秘,深深的吸引了安藤忠雄去探索宗教的神秘以及挣扎中的修行。

 

所谓的旅行,是存在于抵达目的地之前为止的这段期间,在那过程中体验的困惑和彷徨。

现代社会的自我迷失,也来自于太多明朗畅快的信息途径,让人失去对内心经历的思考。

 


 

最后这幅图是安藤忠雄直岛美术馆里的建筑设计,安藤忠雄都市彷徨这本心路历程,看完后心有戚戚。

好好学习,天天向上,我也踏上自己的修行之旅。感谢大家分享完毕。